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顺山人(史海拾贝)

博览掉着土渣的文化,抒尽浸着山气的乡情!

 
 
 

日志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2013-03-24 17:12:30|  分类: 知青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姜永和英雄生前像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姜永和英雄生前上山下乡通知书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姜永和英雄生前上山下乡乘车证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姜永和英雄的墓地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母亲节看望英雄母亲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姜永和英雄的母亲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姜永和英雄的弟弟姜永华

纪念江西知青姜永和兄弟

 

三十八年前,和我们一起从上海赴江西插队落户的知青兄弟姜永和,在江西省永修县柘林水库水电站,为了救一位不幸落井中毒的当地农民工,英勇牺牲,献出了自己二十一岁的年轻生命。

 

但是,在那个扭曲的年代,江西水电工程团革命委员会的个别有权官员的骨子里,有着对农民工的不屑和轻视。他们对知识青年姜永和见义勇为、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竟认为不就几个民工、为了一只拖鞋嘛,根本就不同意作革命烈士申报。甚至把遗体冷冻费90元、开追悼会用的照相费6.65元、挂遗像网带0.69元、鞭炮1.91元、平时发的工作服7.12元、埋骨灰工资3.00等等,都算在因公牺牲的姜永和总共就150元的丧葬补助费里。如此毫无人性的做法,何以面对姜永和兄弟献出的年轻生命?何以面对生他养他的父母?何以面对和他相依为命的老奶奶?实在令人愤慨!令人心寒!令人切齿啊!!!

 

而今,仅仅因为当年个别有权官员的歧视和阻挠,见义勇为、舍己救人的上海知识青年姜永和的烈士申报被搁浅在事件发生地源头,竟被拖延了三十八年之久!直到今天还没有解决!

 

公道自在人间,天理自存民心。当年瑞昌县地方政府还是以烈士称号为姜永和立了墓碑,现今姜永和烈士的骨灰坛被非合法安放在瑞昌市人民公园烈士陵园里。

 

在我们编写的上海知识青年赴江西插队落户40周年纪念册中,多次提到了我们亲爱的兄弟姜永和,我们是永远怀念他的。我们要尽我们知青的绵薄之力,追认姜永和兄弟是烈士、是知青英雄!让他永远活在我们知青的心中!以志我们对姜永和兄弟的永恒纪念,以慰姜永和兄弟的在天英灵!

 

我们的追认是草根的追认,我们无法左右官方的的追认。但我们毕竟努力去追认了,这表达了我们当年的知识青年今天的一点冀望。

 

也许在我们今天的和谐社会里,在我们大力弘扬见义勇为、维护公众利益的精神文明时代,这组报道会引起大家的传阅和重视,会引起江西水电部门的良心发现,会得到江西省各级地方政府的重视和体察民意,知青兄弟姜永和会得到追认,以告慰他当年为救农民工,英勇献出二十一岁年轻生命的英魂!

 

           母亲节看望英雄的母亲

 

经过三十多年的找寻,历经了万难千辛之后,我们终于联系上了英雄的母亲。上天的安排吧,碰巧赶在2011年母亲节,我和当年一起插队的知青高兆惠同学相约去看望了英雄的母亲。

 

原先担心老人家看到我们,会勾起她对儿子的思念,从而伤悲。欣慰的是,她老人家八十高龄,豁达开朗,思维清晰,神态安详。她平静地和我们一一握手,请我们入座、喝茶、品水果……

 

英雄的父亲已经在三年前去世。老人家是和三儿子一起生活。看得出,这是一个幸福祥和的三代之家。儿子、媳妇、孙子对他非常孝顺。二儿子一家也经常来照料孝顺她。使她能够安享裕如的晚年生活。

 

    看着这一切,我们终于按下了忐忑的心.

 

  老人家在儿子媳妇的陪同下,慈祥地和我们一起拉了近两个小时的家常。也谈到了她的英雄的大儿子——我们当年一起插队的知识青年姜永和兄弟……英雄的弟弟拿出了保存着的资料和照片,当年的事情重新历历在目。

 

事情还得从三十七年前说起。

 

一九七四年三月,知识青年姜永和作为农民工被派往江西省永修县柘林水库修建水电站。七月六日下午,因为一次意外事故,我们亲爱的好兄弟——上海知识青年姜永和——英雄的烈士,为了抢救遇难的农民兄弟,英勇地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他来不及告别和他相依为命的老奶奶,来不及告别生他、养他的父母,来不及告别他无限向往的美好人生,姜永和兄弟就这样匆匆走了。那年他只有二十一岁啊。

 

噩耗传来,姜永和的老奶奶哭干了泪眼,父亲、母亲、两个未成年的弟弟,悲不成声……

 

但是,在那个扭曲的年代,江西水电工程团革命委员会个别有权官员的骨子里,有着对农民工的不屑和轻视,满脑子经济算盘。    可能因为同时牺牲的还有两位农民工,事情变得复杂起来。个别有权官员对知识青年姜永和见义勇为、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竟认为不就几个民工、为了一只拖鞋嘛,根本就不同意作革命烈士申报。甚至把遗体冷冻费90元、开追悼会用的照相费6.65元、网带0.69元、鞭炮1.91元、平时发的工作服7.12元、埋骨灰工资3.00元等等,都算在因公牺牲的姜永和总共就150元的丧葬补助费里。实在令人气愤、令人心寒!令人切齿!!

 

仅仅因为当年江西水电工程团革命委员会个别有权官员的阻挠,见义勇为、舍己救人的上海知识青年姜永和的烈士申报被搁浅在事件发生地源头,竟被拖延了三十八年之久!直到今天还没有解决!

 

    这些毫无人性的言论和做法,何以面对勇救民工献出二十一岁生命的英雄?何以面对英雄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和生他养他的父母亲?何以面对上海人民和我们今天的社会?!

 

公道常在人间,天理自存民心。当年瑞昌县地方政府还是以烈士称号为姜永和立了墓碑,现今姜永和烈士的骨灰坛被非合法安放在瑞昌市人民公园烈士陵园里。

 

40年后在我们编写的上海知识青年赴江西插队落户40周年纪念册中,多次提到了我们亲爱的兄弟姜永和,我们是永远怀念他的。我们要尽我们知青的绵薄之力,追认姜永和兄弟是烈士、是知青英雄!让他永远活在我们知青的心中!以志我们对姜永和兄弟的永恒纪念,以慰姜永和兄弟的在天英灵!

 

我们的追认是草根的追认,我们无法左右官方的的追认。但我们毕竟努力去追认了,这表达了我们当年的知识青年今天的一点冀望。

 

告别了英雄的母亲,我们一路上默默无语。心中的悲切难以言表。

 

也许在我们今天的和谐社会里,在我们大力弘扬见义勇为、维护公众利益的精神文明时代,这组报道会引起大家的传阅和重视,会引起江西水电部门的良心发现,会得到江西省各级地方政府的重视和体察民意,知青兄弟姜永和会得到追认,以告慰他当年为救农民工,英勇献出二十一岁年轻生命的英魂!

 

安息吧姜永和兄弟……

 

老天啊!睁开眼睛看看吧!对一个当年离乡背井插队落户、为救民工献出二十一岁年轻生命的上海知青,顺应民心、弘扬正义、追认他一个烈士不为过吧?!

 

                                                    2011年5月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正当青春胡遽死?

 

  一九七四年七月六日下午,在江西省永修县柘林水库的3号副坝上。

烈日当空。炎热的夏风裹着阵阵蝉鸣,象铁匠的风箱炉呼呼吹着热风。人就像在蒸笼里一样。知识青年姜永和与四五个青年民工一起,在工余休息时间,走向水库3号副坝上不远处的一个凉棚。

 

 凉棚搭在一个方形的竖井口上,竖井用木柱支撑着,有九米多深。

 

 这个竖井是上次柘林水库抗洪救灾时,解放军工兵挖的。竖井下顺着堤坝连着一排横井。上次抗洪救灾时,横井里曾经放满炸药,准备用来炸坝。

 

 当时,炸3号副坝的目的,是为了保住水库的主坝。因为如果主坝被不断升高的洪水压垮了,七米高的洪峰就会冲向不远处的德安市。所以决定在万不得已时,炸掉3号副坝,以相对较小的损失来保护主坝,保护德安市。据说当时还备有应急方案:万一3号副坝炸不掉,将从南昌机场紧急起飞军机,继续轰炸3号副坝!务必把柘林水库的水位降下去,确保主坝安全。

 

 庆幸的是柘林水库的水位没有继续上升,所以这个次坝就不用炸了。炸药也就从堤坝中的横井里撤掉了。在一放一撤的过程中,撒落了不少炸药遗留在横井里。后来井里有了积水,产生了硫化氢毒气,沉积在井底。又过了这么些日子,竖井里的危险谁都不知道啊!

 

 姜永和与四五个青年民工说笑着走向那个凉棚去休息,丝毫没有觉察到危险已经一步步临近。死神正狰狞着可怕的面目紧盯着这些说说笑笑的年轻小伙子们……

 

 一个青年民工坐在凉棚底下的竖井口木柱上,一不留神脚上的一只海绵拖鞋掉到井里去了,于是这个青年民工顺着竖井的木梯爬下去检拖鞋。拖鞋漂在井底积水面,他捞啊捞着,突然一头栽到积水里去了。另一个青年民工赶紧爬下去想拉他,爬了一半又赶紧逃上来,惊呼:我害怕,好像里面有味道!

 

 坐在一起休息的知识青年姜永和听到后,赶紧站起来向井下望去。

 

 黑黝黝的井底,一个年轻的农民兄弟躺在积水里,正在无力地挣扎着……

 

 姜永和看着自己的农民兄弟处在危险之中,一种一贯的崇高的思想意识驱使着他,不容他有一丝一毫的迟疑和犹豫,也顾不上什么气味、害怕、危险,脑海里只有救人、救命……

 

 姜永和决定铤而走险。他要凭借自己年轻强壮的体力,拼力一博、争取快速救出自己的农民兄弟!所以他义无反顾地以最快的行动,迅速从竖井的木梯下到井底、迅速夹起他亲爱的农民兄弟、迅速拉住井底的木梯,力图迅速攀上竖井……

 

 可是井底的空气状况太恶劣了。硫化氢、缺氧,严重透支了姜永和的体力。拉着木梯的手在颤抖,腿一点儿也使不出劲,但他的另一只夹着农民兄弟的手却一点儿也不肯放松!他想拼着最后的力气,要和他的农民兄弟一起爬出竖井!他抬头向着井口呼救:快!下来帮我一把……

 

 在姜永和兄弟舍生忘死、勇敢救人的行动感染下,在井口紧张观望的农民兄弟们也忘了害怕。眼看着自己的兄弟挣扎在死亡边缘,亟需救助,一位民工鼓起勇气,下到井底。

 

  这位农民兄弟刚下到井底,就一头栽倒在井底积水中。也许是体质,也许是精神,他的一只脚还钩在木梯上。看着眼前的景象,姜永和再也支撑不住了:拉着木梯的手慢慢地滑下,另一只手再也夹不住他一心要救出去的的农民兄弟,身体软软地滑向了井底的积水中。

 

  在井口的农民兄弟们已经意识到井底下方不能久留。但看着后面下去的一位农民兄弟的脚钩在木梯上,于是一面呼救着,一面找了根绳索,想下去套住那只钩在木梯上的脚。然后迅速回撤,由大家一起拉。先救一个上来也好。可是下去套脚的农民兄弟站在竖井的一半,手刚弯腰碰到那只脚,那只脚却突然一蹬,他也一头栽下去了。

 

 大家都绝望了,再也没有人敢下去了……

 

 两个半小时以后,大约在下午四点半,带着氧气面具的蛙人赶到。蛙人从井下救出了这四个年轻人,可是他们已经永远停止了呼吸。

 

 黑夜降临了。

 

 死神虏掠了四个年轻的生命,张开黑色的翅膀,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

 

 我们亲爱的好兄弟——上海知识青年姜永和——英雄的烈士,为了抢救农民兄弟,英勇地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来不及告别生他、养他的父母,来不及告别他无限向往的美好人生,姜永和兄弟就这样匆匆走了。那年他只有二十一岁啊。

 

 呜呼悲哉,时年蹉跎,大志未酬,正当青春胡遽死?

 唏嘘壮唉,舍生忘死,勇救乡亲,实乃人生真善美!

 

 噩耗传来,柘林水库的民工们哭了,码头公社的乡亲们哭了,上海插队的知青们哭了,上海市吴淞第三中学的老师同学哭了……

 

 姜永和的老奶奶哭干了泪眼。父亲、母亲、两个未成年的弟弟,悲不成声……

 

 大家都被英雄姜永和舍生忘死、勇救乡亲的壮举所感动!大家都为一个有着崇高精神、离乡背井、在异地他乡为救青年民工而壮烈献生的英灵所惋惜!

 

 为了表彰英雄姜永和等的英勇事迹和崇高精神,江西省柘林水电站指挥部瑞昌分部党的核心小组在一九七五年四月十二日以(75)瑞民核字第01号文,江西省柘林水电站指挥部党的核心小组在一九七五年七月二十八日以(75)柘核字第02号文,颁布了姜永和同志的英雄事迹,授予他模范共青团员光荣称号,号召大家向姜永和同志学习。

 

  吴淞第三中学的老师和同学们出了忠心耿耿干革命,舍生忘死为人民——记江西省柘林水电站民工、下乡知识青年姜永和的事迹专辑,来纪念宣传姜永和同志的英雄事迹,号召大家向他学习。

 

  一个怀念英雄、回忆英雄、学习英雄的民意浪潮正在逐浪兴起!大家都理所当然地要求追认见义勇为、舍己救人的上海知识青年姜永和为革命烈士!]

 

 但是,在那个扭曲的年代,个别有权官员的骨子里,有着对农民工的不屑和轻视,满脑子经济算盘。可能因为同时牺牲的还有两位农民工,事情变得复杂起来。江西水电工程团革命委员会的个别有权官员,对知识青年姜永和见义勇为、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竟认为不就几个民工、为了一只拖鞋嘛,根本就不同意作革命烈士申报。甚至把遗体冷冻费90元、开追悼会用的照相费6.65元、挂遗像网带0.69元、鞭炮1.91元、平时发的工作服7.12元、埋骨灰工资3.00元等等,都算在因公牺牲的姜永和总共就150元的丧葬补助费里。实在令人气愤、令人心寒!

 

  仅仅因为当年上级个别有权官员的歧视和阻挠,见义勇为、舍己救人的上海知识青年姜永和的烈士申报被搁浅在事件发生地源头,竟被拖延了三十八年之久!直到今天还没有解决!

 

 公道自在人间,天理自存民心。

 当年瑞昌县地方政府还是以烈士称号为姜永和立了墓碑,现今姜永和烈士的骨灰坛被非合法安放在瑞昌市人民公园烈士陵园里。

 

 在我们编写的上海知识青年赴江西插队落户40周年纪念册中,多次提到了我们亲爱的兄弟姜永和,我们是永远怀念他的。我们要尽我们知青的绵薄之力,追认姜永和兄弟是烈士、是知青英雄!让他永远活在我们知青的心中!以志我们对姜永和兄弟的永恒纪念,以慰姜永和兄弟的在天英灵!

 

 我们的追认是草根的追认,我们无法左右官方的的追认。但我们毕竟努力去追认了,这表达了我们当年的知识青年今天的一点冀望。

 

 也许在我们今天的和谐社会里,在我们大力弘扬见义勇为、维护公众利益的精神文明时代,这组报道会引起大家的传阅和重视,会引起江西水电部门的良心发现,会得到江西省各级地方政府的重视和体察民意,知青兄弟姜永和会得到追认,以告慰他当年为救农民工,英勇献出二十一岁年轻生命的英魂。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给地方下放干部潘国良的信 

 

老潘、姨妈:

 

您们好!

    我自75年从瑞昌回沪后,和您们分别已经36年。想必您们一切安好!您们的孩子如今想必已经工作多年了吧?我衷心地祝福您们全家幸福安康!衷心地感谢您和姨妈当年对我的照顾。

 

    我回沪后┄ ┄(省略)

    2004年8月我到过江西瑞昌码头公社,拜访团结、梁公的乡亲。也到过人民公园烈士陵园祭扫小姜的墓地。

 

    知道了您给的姜母的电话后,因为等冯仁义,拖了几周。碰巧赶在今年母亲节,我和高兆惠一起去看望了姜母。她老人家安详健康,生活裕如,令人欣慰!

 

    我想写一篇报道母亲节看望英雄的母亲,发表在难忘知青博客上。我要尽我们知青的绵薄之力,公认姜永和是烈士、是知青英雄!让他永远活在我们知青的心中!以志我们对姜永和兄弟的永恒纪念,以慰姜永和兄弟的在天英灵!

 

    2010年4月,我们当年在码头公社的近百名知青以及江西赶来的几位五.七大军相聚在苏州,举行了插队落户40周年纪念活动,相当激动人心。您可以上网登录难忘知青博客江西知青井岗中学等网页(它们都通向一个内容),观看我们40周年纪念活动以及其他各种活动情况。在我们编的40周年纪念册中的序言和晚报报道,多次提到了我们亲爱的兄弟姜永和,我们是永远怀念他的。

 

    今寄上插队落户40周年纪念册,请您阅读指正。当年您是五.七大军的江西下放干部、领军老师,我们是五.七大军的上海知青、农民战士。我们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我们共同经历了一个难忘的年代。这本纪念册想要如实反映那个年代,但限于水平和篇幅,它做不到。但我们毕竟努力去做了,它也记录了我们当年的一点足迹和我们今天的一点冀望。

 

    还有一张光盘,里面有我们许多知青同学拍摄的照片和录像,供您了解我们大家的状况。同时我们也想了解你们的状况。热望您和江西当年的五.七大军们能积极发来稿件、照片、录像,发表于难忘知青博客,共同来纪念我们当年那段难忘的经历。难忘知青博客是我们所有下放干部、知识青年的网页平台.

 

    无法带上礼物,寄上…… 聊表寸心。

    专此奉达。并颂

    大安!

                                                      汪品成敬上

                                                 2011-05-28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潘 国 良 回 信

 

品成:广阔天地里同受锤炼的战友:

 

感谢你为我寄来打开大脑闸门,重温一段令人难忘岁月的纪念册和光盘!这两件珍宝因时间关系,现在还只粗粗浏览了一遍。但对你在坟前悼念小姜、在梁公大队访问、在庐山九江游览的光盘,看的还是比较仔细的。不但我看、余阿姨、我的女儿、外甥女及全家人都看。今后有时间,我还要边看、边思索,慢慢去回味,细细地琢磨,深刻而诚恳地总结,因为这毕竟是我经历过的一段历史。

 

仅仅大致翻了一遍纪念册,我就心潮起伏,万分激动,在很多方面令我大感意外。一是原来在我印象中,你们还是一些稚气未脱的小青年,现在个个都那般稳健、持重,成了有了第三代的准老族;二是从纪念册三篇文章的文采、照片的编排及装帧,很难想象是出自文革中一些没有读成多少书的初、高中学生之手。的的确确你们是长大了,成材了,真正令人为之高兴!如果要锦上添花,今后若要编印纪念册的话,在内容上还可以充实,不但有重逢的欢乐,也有成长的轨迹,以及取得的成就,分别以欢乐重逢峥嵘岁月成长成材等等专题予以反映;在编排上也不要太呆板,可以用照片的大小、横直、圆方、压版等等手法,使之显得灵活多样。这仅仅是我的一些不成熟的想法,说出来仅供参考而已,不一定是对的。

 

对于大家对姜永和的怀念和关心,我作为他的姨夫深表感谢!他下放到瑞昌,原本是希望得到我的照顾,结果非但没有沾到我一点点的光,还把年轻的性命也丢了,我真是对不起他。值得欣慰的是,2006年,经过瑞昌市民政府批准,姜永和的骨灰已从原来的坟墓中迁入烈士塔下的烈士墓中。今后你们若来看望他,可到烈士墓前祭扫。

 

我现在已是年近八旬的耄耋老人,大脑衰退,常常提笔忘字;眼睛患有白内障,视力模糊,所以电脑不想学,文章也不写,无所事事,等待有朝一日去见马克思。

 

……收到,却之不恭,受之有愧,重情后谢!

 

恭祝

       合家安康、快乐、幸福!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 难忘知青 - .

 

                                                     潘国良敬复

2001年端午节(纠正为2011年)

 

江西码头公社团结大队知青祝福汪琳琳

瑞昌码头公社新庄、三元、翠林大队部分知青聚会

逍遥子诗作

江西码头公社三元大队知青聚会

一个知青英雄为何不能算烈士?

江西知青七宝古镇诗歌会

江西瑞昌码头公社新风大队知青30周年首次聚会

壬辰元宵庆贺69届知青甲子华诞

团结大队召稼楼小游【视频】

江西团结知青浦江召家楼小聚(3)

江西团结知青浦江召家楼小聚(2)

江西团结知青浦江召家楼小聚(1)

上海知青赴江西瑞昌码头公社插队40周年纪念册

 

 

 

难忘知青 - .

难忘知青 - .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