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顺山人(史海拾贝)

博览掉着土渣的文化,抒尽浸着山气的乡情!

 
 
 

日志

 
 

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2013-03-26 10:38:20|  分类: 开心一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徐静波《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韩国空姐的漂亮,不仅仅在于许多人有一个鹅蛋形的脸,还在于那一身淡雅的空姐服和干净利落的打扮。
    今日一早搭乘大韩航空公司的客机去首尔,因为给我安排了一个安全门边上的座,于是,我与韩国空姐有了面对面可以相互凝视的机会——因为飞机起降时,她就坐在我的对面。
    胸牌写着韩文名字,因此不知道她姓什么。25岁左右的年龄,带有一丝的腼腆。我想她应该是属于典型的韩国女子的脸型,因为即使不穿那一身制服走在人群中,你也能判别出她是韩国人。
    因为距离太近,我不敢抬头去正眼看她,但是她一低头,发髻上插着的一枚淡蓝色的头簪,让我一阵惊喜,因为我在韩国电视剧《大长今》中看到过,那是韩国女性的象征。

 

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 徐静波 - 徐静波的博客

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 徐静波 - 徐静波的博客


    我描述的,只是一个细节。因为这一个细节,给我太多的想象:韩国人宣传自己的文化,真是不懈余力,却又恰当好处。
    飞机抵达仁川空港,发现机场的女地勤人员,虽然制服的颜色不一样,但是每一位女性的发髻上,一样插着一枚头簪。一起下机的一位欧洲人掏出长焦相机,对著一名地勤女性的发髻偷拍数枚,我偷笑:和我同感的男人还真有。

 

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 徐静波 - 徐静波的博客



    仁川空港连续几年被评为世界最优秀的机场,不仅大,而且免税商店奇多,可以说是一个购物天堂。

 

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 徐静波 - 徐静波的博客

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 徐静波 - 徐静波的博客

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 徐静波 - 徐静波的博客

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 徐静波 - 徐静波的博客

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 徐静波 - 徐静波的博客


    下机没一会儿,却看到一队韩国人古装打扮的队伍徐徐走来,几顶宝幛(是不是应该叫这个名称?)摆出一个阵容,让许多乘客都驻足观看,自然也是相机咔嚓。

 

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 徐静波 - 徐静波的博客

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 徐静波 - 徐静波的博客


    后来问咨询处的小姐“是什么阵容?”,咨询小姐说,这是韩国古代官员外巡的情景,每天都会上演几次。
候机楼的丁字路口,应该是开设店铺的黄金地。但是,丁字路口的两侧的房子,是两个既可以供乘客静坐休息,又可免费参加韩国人形绘制和刷版画的作坊。穿着韩国民族服饰的年轻辅导员用英语指导着外国的乘客,让人忘记这是机场,甚至会产生这里是“文化中心”的错觉。

 

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 徐静波 - 徐静波的博客

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 徐静波 - 徐静波的博客


    韩国政府,或许是机场管理集团,愿意拿出这么一块黄金地段来做免费的韩国文化宣传,足可见韩国对于文化外宣的重视。
    在我离开机场时,我还听了一场音乐会。这是一台由5名年轻美丽的女音乐家们演绎的音乐会,演奏的是世界各国的名曲和韩国音乐。当来自世界各地的乘客在这里听到自己熟悉而喜爱的乐曲,甚至是自己国家的乐曲的时候,我想,心中的一份亲切感一定会油然而生,并因此喜欢上这一个国家。

 

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 徐静波 - 徐静波的博客

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 徐静波 - 徐静波的博客

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 徐静波 - 徐静波的博客

韩国空姐为啥要戴头簪 - 徐静波 - 徐静波的博客


    在仁川机场,我想到一个问题:一个国家宣传自己文化的方式,除了生硬的广告牌和说教式的电视片之外,其实还有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仅仅为了让你喜欢”!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