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顺山人(史海拾贝)

博览掉着土渣的文化,抒尽浸着山气的乡情!

 
 
 

日志

 
 

中条山上的烽火(1)  

2013-07-04 21:25:19|  分类: 抗战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yuxuezhongtiao《中条山上的烽火(1)》

中条山上的烽火(1)

作者:张焱       


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
    “立马风陵望汉关,云峰高出白云间。西来一曲昆仑水,划断中条太华山。”这是清朝诗人峻德的作品“望潼关”。诗人立马远望潼关的驻足之地是风陵渡,陕西门户潼关是渭河入黄河处,《水经·河水註》记道:“河在关内,南流潼激关山,因谓之潼关。”潼关历来是扼守关中八百里平川的门户,所以亦成为古往今来兵家必争之地。潼关所依之山是闻名遐迩的西岳华山,与它相望相守隔着黄河的就是中条山。与华山的盛外相比,中条山就好像默默无闻的多了,但是查查资料,中条山却有着这许多中国人熟识的人名与名胜—以治水称于历史的大舜就曾在此躬耕,愚公移山的故事中的王屋山就在中条山的东部。“回头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杨贵妃就出生在中条山的独头村,诗翁王维、文宗柳宗元等等都与这块神奇的土地有着不解之缘。红娘的故事就发生在山下的普救寺;还有那风景秀丽的五老峰曾被古人在“水经註”中描述“奇峰霞举,孤标秀出,罩络群峰之表,翠栢荫峰,清泉灌顶。”这本应是人们欣赏游玩的佳所,可在六十多年前的中条山上,炮火打碎了大山的宁静,曰本侵略者正要突破中条山奔向潼关,去夺取我们古老的文明之都西安。此时,在抗曰固守中条山的千千万万的军士中也有我的外公孔从洲,他活着走出了中条山,但他心中却是永远忘不掉在这里经过的战火,他在晚年时断时续地用他那陕西口音的普通话,把我带回了他的当年。
    中条山背靠黄河,横卧晋南,绵延长约160公里,在东端与太行山首尾相接。主峰雪花山高1994米。中条山驻有中国民革命军队26个师,约25万人,由卫立煌统一指挥。占领中条山既可控制黄河,又可以炮兵火力遮断陇海路,作为西出关中和南下豫西的依托,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外公自永济战役后,其所在部队在被蒋××解除陕西省主席的孙蔚如率领下,于1938年秋率三十一军团进入中条山地区。不久又改编为第四集团军(总司令孙蔚如)下辖第三十八军(军长赵寿山)、第九十六军(军长李兴中)和川军第四十七军(军长李家钰,后调出第四集团军编制)。第四集团军其任务是守备中条山,阻止运城方向之敌南下,掩护黄河西岸,确保陇海路安全。外公所率独立四十六旅在三十八军建制内,奉命于中条山之张(店)茅(津渡)公路以西地段组织防御,第一阵地自二十里岭黄草坡、前砖窑至栢树岭之线,各团团部分别驻在张村、太臣村和马村,旅指挥所设在平陆县旧城。右翼张茅公路以东为三下八军第十七师,左翼为九十六军所属之第一七七师和独立第四十七旅。中条山防御地区,是一个正面宽而深短的地区,山前张店、解州、虞乡等要点,都已被曰军占领,背后是滔滔黄河,后方交通不畅,后勤补给不便,形势非常险恶。外公所部在著名的中条山保卫战中与他的战友们坚守中条山近三年之久,大小战役百余次,战斗异常激烈、残酷,外公等人光荣地履行了守土之责,曰军的策略企图始终未能实现。下面几次战斗是晚年外公总提及的,当时少年的我,也许未能全部明晰,今日我寻找资料,原来战斗惨烈的火光又好像电影般在我眼前浮现,而战争中的士兵、将领的形象已不是一个个演员,而是外公和他一起在战火中成熟起来的青年将士们。
    1939年1月23日,曰军以五千人的兵力,分数路向外公所部发起讲攻。主力沿张茅公路南下,进攻我方马家岭、黄草坡等处阵地。经过外公与将士们三日激战,日一部于26日突入我方阵地纵深,进到张家村地区。外公及时以旅预备队进行坚决的反击,歼敌一部,余被击溃,全部恢复了原有阵地,外公所部及兄弟部队一起,粉碎了曰军对中条山腹地发动的第一次大规模进攻。这一硬仗,曰军出动了大批飞机,轰炸我后方补给基地河南陕县及山西省平陆旧城。攻击平陆县,敌人的飞机十分疯狂,低空轰炸和搜扫射,飞行之低几乎就要触及树稍。外公部以重机枪配备高射架并组织步枪、轻机枪火力对空射击,当即击落窜入平陆上空日2001号飞机,驾驶员山田青和副驾驶员古本辛跳伞着陆,在黄河边浅水处持枪顽抗,不离飞机残骸。经过战地服务团用日语喊话仍然无效。外公异常气愤,下决心要活捉他俩,杀杀他俩的骄气。外公的副官程英杰善长武术,他带领几个身高力大的战士,与敌人徒手搏斗将其活捉,大长了中国人之志气。活捉的曰军飞行员被外公送到第一战区长官部处理。
    1939年3月29日,驻运城的曰军牛岛师团六千余人,附炮兵两个中队,由其空军配合,又一次分兵多路向我三十八军阵地进犯。外公率部凭借有利地形和工事,在当地牺盟会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下,坚守阵地,重创了来犯之敌。这期间,曰军一股约百人,突然从我军左侧拦腰插入我纵深西村附近,来势异常凶猛。在外公指挥下,旅预备队紧急投入战斗。在反击敌人之前,坚守阵地正面作战的连长王宝财已负重伤,阵地岌岌可危。张子馥营长果断地向敌人侧后出击,打乱了敌人队形,形势得以缓和。张营长在反击中身负枪伤,以致指挥中断。在这形势极为紧张的关头,外公命令共产党员团副李慕愚重新调整部署,指挥战斗,并积极开展战地政治宣传工作,鼓舞士氢。不仅稳住了阵地态势,而且逐步的转守为攻,一直激战到黄昏,方将曰军击溃,巩固了阵地。此役外公率部重创了曰军,守住了阵地,得到军长赵寿山、总司令孙蔚如的表彰。

中条山上的烽火(2)
作者:张焱       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
    铁血救国
    同志们!伟大的时代已经来到,
    同志们!工作的机会已经来到,
    同志们!黎明的时候已经来到,
    中华民族要挣脱奴隶铐镣。黑硬的
    热血青年都走上救国大道。加紧的
    全国正湧起民族革命怒涛。进步的
    铁,赤热的血,这是我们争取解放的
    学,吃苦的干,快拿实际工作锻练着
    学,团结的瞧,要把侵略强盗区逐出
    手段,这是我们高举飘杨的旗职。
    能力,快拿正确理论武装了头脑。
    国境,要把崭新中国艰苦的创造。
    (独唱)“给我民族以自由,否则,给我们以死”!
    (合)鼓动爱国的热潮,使他,凝聚成铁流!
    (合)半殖民地的命运,今遭,定会要抛弃!
    (合)喊啊,我们要大声的这样向全世界高叫,
    干啊,把我们全时间全精力贡献给同胞,
    看啊,五千年古国的前面有曙光在照耀,
    我们要大声的这样向全世界高叫!
    把我们全时间全精力贡献给同胞!
    五千年古国的前面有曙光在照耀!
    “三·二九”战役之后,外公审时度势,为了加强侦察,扰敌敌人,夺取作战的主动权,外公派郑培元团张绍飞营深入曰军后方,开展游击活动。该营得到当地人民群众和牺盟会的掩护与支持,在万泉、安邑、运城等数县境内活动一个多月。该营以夜间活动为主,袭击了安邑附近的一个火车站,破坏了数条公路;配合兄弟部队袭击了曰军运城飞机场,沉重打击了曰军嚣张气焰。在袭击敌运城飞机场返回途中,又和优势之曰军遭遇,张绍飞营长命王兰青连从正面抗击,自己亲率主力猛击曰军后侧。曰军腹背挨打,猝不反防,慌忙施放烟幕逃循。历来打仗之军与人民群众的关系好坏往往决定战役的成败。以毛主席为首的共产党人号召军民鱼水情,与孙蔚如将军号召官兵与军民结成“军附于民”的策略都是一致的;这充分说明战争最终的胜负取决于人心向背,外公所部在这个战役中取得更多的援助是来自广大群众的积极支持和掩护,在战役最激烈的时候,把热饭、热菜送上阵地,鼓励战士英勇作战的正是这些朴实无华的百姓,正是他们的无私援助,抗战方能在最后时刻以胜利而告终。历史经验在提醒人们“只有人民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1939年6月6日,曰军再次对中条山发动全面进攻。这次交战非常激烈,是外公所部在第四集团军,在中条山遇到的规模最大的一次战役。曰军东起太行山,西迄中条山全线出动。由于我军坚决阻击,并不断袭扰运城之敌。曰军将中条山视为“盲肠”,必欲除之而后快。此次战役,敌人使用的兵力有:第二十师团全部和第三十七师团一部,并配属第二十六野炮联队和第一山炮联队,约计3万于人。在山口集成飞行队三十八架飞机的支援下,倾剿而出,西起芮城县阳南镇,东至张店,兵分九路向我中条山阵地实施全线进攻。主力沿张(店)茅(津渡)公路南下,7日突破了我军防线,8日攻陷了平陆,10日占领了茅津渡,将我第三十八军和第九十六军从中隔断。与此同时,由张店南下之敌,从东向西打,来自芮城之敌,由西向东打,对我方左翼集团军实施两面夹击。由于南河北山,纵深短小,没有回旋余地,致使第九十六军军部和其所属之第一七七师,独立四十七旅,以及外公所辖独立四十六旅共数万人,被曰军压缩包围在平陆旧城、太阳渡、大涧北、赵家坡、关家窝、后弯一带谷地。该地域低凹,面对高山深沟,背临黄河,东西两边的高原均已被曰军占领。此时的第四集团军总司令孙蔚如将军正在军部驻扎之地浏览着中央军令部长徐永昌发来的电报。电报中说:“奉委员长首令,中条山南犯之敌由赵(寿山)、李(兴中)两部击退,以确保陇海路之畅通。”面对蒋的指令,明眼人谁都看得出,这是明显地要孙率部与曰军打消耗战,蒋的嫡系中央军坐隔岸观火渔翁之利之想法。
    胡宗南统领的中央军就在黄河对岸,而蒋的电文中,要求应战的却是装备与给养条件相对于胡宗南部差的很多的赵、李二个杂牌军,任何一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蒋××欲借曰本军队之手,灭了他向来视为异己的西北军。如果西北军将士能够守住中条山,又会自居领导有方之誉,谁胜谁负对蒋自身而言都无伤害,所以才会有此电文。中国人的心计用在这种内耗上精力实在是太多了。作为第四集团军总司令的孙蔚如将军,对蒋的企图心中已是十分明了,西北军的各个成长时期,孙与蒋打的交道自不在少,但是,作为一个爱国的高级将领,在抗曰统一战线的全局下,只好把苦水往肚子里咽,只有凭借自己队伍能够打退曰军的战绩,才能在蒋的敌视下立足,才能完成一个军人的使命。孙蔚如心中是相信手下这几员大将和勇敢善战的士兵的战斗力量,虽然现在部队阵地被曰军冲散分割,但他相信这是暂时的退让,在中条山近其的实战表明,就是在阵地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的惨烈交替中,也能得以抵挡住曰军的步伐。毕竟,曰军的武器装备优于我军,又有空军配合,再加上曰军前一段的胜利,更是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目前,孙将军是希望各个被击散的部队能够突围,重新整合,给曰军杀个回马枪。六·六战役的烽火就是这样燃烧了起来。

中条山上的烽火(3)
作者:张焱       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
    外公所部独立四十六旅官兵,此时正与九十六军军部和其所属一七七师、独立第四十七旅,共数万人,被敌军压缩包围在平陆旧城、太阳渡、大涧北、赵家坡、关空窝、后湾一带谷地。晚年外公还时常回忆此时的凶险形势。外公讲述时总是双眉紧蹙,仿佛当时的情景就在眼前,可见,当时的惊心动魄之感在外公的大脑中记忆之深,已到了至死不忘的地步。外公所率部队被围的地域地势低凹,面对高山深沟,背临激流的黄河之涛,东西两边的高原均已被曰军占领。形势尤如一口大锅,敌占锅沿,外公所部在锅底,空间狭小,队形拥挤,曰军飞机和炮兵对被围部队日夜实施狂轰滥炸,使我军伤亡很大。六月九日的黄错之后,第九十六军军长李兴中将军在旧平陆县城东门的麦地里,紧急召开了师、旅长会议,商讨研究突围问题。会议上,大家对突围的方向议论纷纷,没有形成决定,会议持续到晚上十点多钟,依然是意见相左,未能达成统一意见。外公此时很是焦急,他根据本旅在敌后得知的情况,以及牺盟会和稷王山游击队送来的情报认为,敌人以为这次出击胜卷在握,倾剿而出,而后方一定空虚。于是,外公向李兴中军长建议:“我军现在的形势是三面受敌,一面临河,敌占锅沿,我在锅底,恰似■中之鱼,形势十分危急。我军的东西两面都有曰军的重兵集团,向东突围与三十八军会合已不可能;北边虽有敌人,但根据所得到的情报,曰军仅有少量的步兵中队以及一些伪军,比较空虚。我拟向北突围,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直插敌人的后方,将敌人引向北边,为军部和兄弟部队向东突围创造条件。否则,天亮以后,不是被曰军飞机炸死,就是跳黄河淹死,要么就要当俘虏,后果不堪设想。现在时间紧迫,不能再托延了。”面对外公的意见,李兴中虽然知道是步险棋,但情势已逼到这一步了,他知道外公一向以机智果敢闻名于西北军,最终他采取了外公的意见。外公见军长点头,就立即返回旅部,组织部队星夜北上,直插曰军的老巢突围。
    在星空昏暗的夜色中,外公带领着他的士兵,走向了突围之中。孙子兵法讲“兵者,诡道也”,外公在曰军重重包围中,选择曰军的驻地突围实在是一步险棋,也许是应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古话。外公所率部队象一把利刃插向了敌人的心脏。在夹杂着乡间的犬吠声和枪炮声中,外公指令昌志亚营张玉学连为突围先锋。年仅33岁的外公对很能打仗的张玉学说:“今夜我旅突围,要像出鞘之钢刀,直插敌后,要的是一个快字,我给你18名冷娃,头前开路。尖刀连也是敢死队,一定要从鬼子的包围中给我杀开一条血路!”张玉学是昌志亚营长手下的一员虎将,素以敢打敢冲而闻名。听了外公的命令,张玉学一个立正敬礼:“旅长放心,18挺机枪有我一挺,18名冷娃我是头名,杀不出一条血路来,你朝我后脑勺开枪!”张玉学带领的18名勇士为全旅务北打通了出口。此时,工兵连长袁俊生和唐排长熟悉阵地前雷区情况,及时予以排除,开辟通路。这一群被曰军围困住的青年军干们,一个个如同下山之猛虎,突然扑向敌人后方,直出车村,(现杜马乡之东车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歼灭了敌人两个炮兵中队和后方医院。此时,敌人还在睡梦之中,只有少数伪军懒洋洋地抱着枪放哨,被外公所部全歼。只身逃窜的曰军中队长,被这群“猛虎”追赶几里路之后击毙。外公晚年每每讲到此外,总是洋溢着天真的开怀的笑声。他常讲“与曰军此役,我方可谓不漏一人一马。”也许这就是一位将军铭记终生的得意之作吧。此次战役,除了全歼日伪军之外,外公所率部队,通过内线的掩护,收缴了一个伪军连的枪,破坏了公路和电话线,并缴获了山炮十二门,迫击炮四门。炮兵出身的外公,对炮有着一种执迷,面对缴获的曰军这十六门炮,他是多么想据为本军队所有啊!可是,情势不允许他们带走这些炮,外公心想:“我用不了,也不能让小曰本再去害人。”他指挥兵士、并亲自动手把这些炮的炮栓、瞄准镜、望远镜等光学仪器一一拆下带走,作为战利品(后上交到军、集团军以及战区长官部),把剩下的炮全部推下了山涧。在这些战利品中,最有价值的是曰军的军用地图和作战命令,对于最后集团军孙总司令决策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在晚年的回忆录中还屡屡提起这些事,足见外公所获取的地图和曰军作战命令,在当时为他军事指挥,打退曰军的袭击有着非同小可的功劳。在黑色夜幕渐渐退去,黎明即将到来时,外公和他的部队已进入夏县境内之东梧和西梧山区。宿营在井沟、史家峪、西村、通峪一带,此时此刻的外公所部,电台静默,派出警戒,组织对空隐蔽。部队整整潜伏在山中休整了两昼夜,未被曰军发现。
    两天之后,部队继续向东迂回,经夏县和垣曲边界折向西南,终于在中条山娘娘庙和姚家坡一带与第三十八军军部会合。军长赵寿山将军见到突围成功的外公,高兴地用拳击打着外公的肩膀赞许地说道:“好你个小个子,真成了常山赵子龙了!诸葛亮的话,各部俱有伤亡,独子龙不失一人一骑”。
    外公所部出敌不意地向北突围,打乱了敌的人部署,保障了其余部队相继突围成功。突围部队还从各个方向向敌人发起了反攻。这一仗共持续了二十多天,敌军伤亡惨重,终于不支,被迫退出中条山,第四集团军收复了中条山全部阵地。外公部队在突围中,及以后休整期间,孙蔚如总司令等都非常关心,多方派人联结,打听消息,还得到总部、军部的关怀和鼓励。这次战役中,曰军伤亡巨大,仅在运城追悼士兵以上残亡者骨灰即达1700余罐;同时,我方的伤亡亦十分惨重,战役结束后,回到平陆县的外公,就立即组织救济、抚恤受难群众。在此期间,群众也把溃散部队丢弃的1000多支枪和电台等军用物资交给了部队。军民共同在平陆旧城为死难烈士建立了纪念碑。六·六战役结束了,这场在中条山保卫战中,外公所经历的最残酷的战争硝烟,在空中慢慢散去,但是,敌人是不会就此认输的,等待外公和他的将士们将是一场又一场血与火的战斗。在此次战役中,年仅33岁的外公,一头黑发已经花白,伍子胥过昭关一夜白了头是在戏文中的传说,可信可不信,而外公在二十天的六·六战役中白了头发,却是他自己和他的战友们,在晚年时,讲给我这个他们眼中的小孩子听的,那时的我没觉得这有什么,而到了外公的这个白了头年龄的我,再次想起他们,对我的诉说,我却感到了份量,外公那代人经历的战火,在我这一辈人中是绝难想象的。在当今社会中,能为了何事上火白了头,也只有“名、利”二事了。外公他们为的却不是自己,不是说大话,他们为了自己是中国人,这白了的头发,就是那份爱国的赤诚之心最好的表现。

中条山上的烽火(4)
作者:张焱       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
    抗战中,军队的关键是补给,驻守中条山的第四集团军将士,在孙蔚如总司令“兵附于民”的思想指导下,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无私援助,正是建立起了军民一家的战争局面,中国民革命军士才得以生存,才能以劣势装备打退曰军一次次猛烈进攻;这也符合共产党毛泽东所提出的“军民鱼水情”的思想宗旨。六 六战役后,当地群众因为外公所部的胜利,编为歌谣广为传唱,时至六十余年后的今天,还有人会唱咏。“六 六大事变,鬼子兵三万,九路来进攻,犯我中条山。陕军孔旅长,指挥真漂亮,东车村消灭炮兵团,光辉实可赞!孔旅长的功劳从此天下传。”任何得到老百姓称赞的行为都是相互的,外公所部能够得到广大人民群众拥戴,也是因为军队对老百姓的爱护之情所致,也是外公在抗曰战场上浴血奋战的一个佐证。外公所部“独立四十六旅旅歌”和“爱老百姓歌”中就有充分表现:“我们爱百姓,不能去打骂。他们的东西,丝毫不许拿。只有那爱惜,没有糟蹋。要借先交涉,用毕就还,坏了赔偿。哎!爱百姓就是爱自己……”。“我们是光劳的革命武装,我们要争取民族解放的胜利。发扬中华女儿英勇的精神,高举我们独立四十六旅的军旗。为祖国的光荣,冲上最前线的阵地。生为中化,死为中华,拿起革命的武器,誓和日寇战斗到底。我们不杀侵略强盗,就会死在强盗手里。杀敌!杀敌!血战永济八昼夜,杀的敌人心胆寒。中条山上烽烟飘,抗曰军人逞英豪。我们的力量没白出,我们的任务没完毕,政治知识、军事技术都提高,自觉纪律,军民关系建立好,牺牲奋斗,再接再力,把抗战救国的责任担起。光明在前,最后的胜利是我们的。”这些歌曲在外公晚年还时常哼咏。人生中年轻的岁月,外公奉献给了中华民族抗曰的大业之中。
    1940年4月14日,曰军第二十师团和第三十七师团一部,共三万余人,再次在空军、炮兵支持下,由安邑、夏县、张店分多路进攻我中条山阵地,并攻占了平陆县城和茅津渡。此次战役规模仅次于1939年六 六战役。外公所部官兵进行了主动灵活地反抗。外公采取正面阻击,侧翼袭击敌后方腹地的战术,率部与敌激战了半个多月。正面阻击曰军百坡头村和双槐树村两个支撑噗,担任防御任务的两个连打得异常顽强,反复争夺阵地达八次之多,给曰军以重大杀伤,我部伤亡也较大。侧翼俞袭敌军后方腹地,破坏交通,截断运输的部队也打得很巧,使我军士气高涨。九十六军还曾一度攻破芮城。在半个多月的战斗中,曰军由于处处挨打,伤亡又大,不得不再次撤出中条山区,外公所部又一次挡住曰军脚步。
    1940年8月,八路军发动百团大战。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第十八集团军副总司令电示第四集团军策应。外公受命派部在晋南一带出击曰军,破坏敌铁路、公路交通,炸毁桥梁,有力地配合了百团大战胜利开展。关于百团大战的描述,不知是作者大意,还是有意为之,对第四集团军以致第二战区总司令长官卫立煌将军派兵策应一事,要不是语焉不详,要么是说国民革命军为了保存实力出击策应不够。如果按照历史,恐怕那时的共产党部队亦是国民革命军一部;历史是历史,不应以好心或是别有用心去涂抹。那时是国共两党合作时期,中国承认的一个领袖亦只是一个蒋××石,这在我共产党的文件当中亦是存在的。不论党派之争,相信在百团大战以致整个抗曰战斗中牺牲的先烈,都是我们的先人,都是值得炎黄子孙世世代代去纪念的英灵。因为他们用生命去保卫了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尊严,尽管他们的岁数还很小,尽管死去的将士的党派亦不同。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