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顺山人(史海拾贝)

博览掉着土渣的文化,抒尽浸着山气的乡情!

 
 
 

日志

 
 

【新华网】西安事变后杨虎城部是如何在危难中生存战斗  

2014-12-06 09:17:50|  分类: 抗战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創】西安事變後楊虎城部是如何在危難中生存戰鬥

                   

文/王順山人

http://forum.home.news.cn/detail/140151589/1.html新华网


  【前言】原楊虎城部三十八軍是我黨統一戰線工作的一個典范。雖然形式上是國民黨的編制,但實際上三十八軍地下黨組織是按照我黨的路線、方針、政策改造、建設部隊的,廣大指戰員同日蔣進行了艱苦的鬥爭。


----------《關于確定原楊虎城部三十八軍指戰員參加革命工作時間的通知》



 打開中國革命近代史,100多年以來中華民族歷經了八國聯軍地瓜分,歷經了日寇鐵蹄地踐踏,中國革命近代史既是一部血淚斑斑的苦難史,又是一部前赴後繼的鬥爭史。縱觀中華民族從屈辱走向崛起的艱難歷程,西安事變的爆發無疑在近代歷史長河中凸顯出它舉足輕重的意義!


 九、一八事变后,日寇处心积虑窥视、制造大举侵犯中国的时机、他们的野心暴露无遗,面对危机全国上下一致抗日的声势一浪高过一浪,但蒋介石集团却置民族存亡的大局而不顾、继续贯彻攘外必须先攘内的方针。1936年12月蒋介石调集几十万中央军兵屯潼关、亲临陕西磨刀霍霍急于围剿刚刚冲破突围在延安立足未稳的红军,刀光剑影险象环生一场内战即将爆发,是言听计从执行蒋介石的命令围剿红军,还是反对内战一致对外?摆在杨虎城、张学良面前有两条路:一条路是为了个人仕途风光而陷民族危难不顾,另一条路是公开反蒋一致抗日将个人危难置之度外;开弓没有回头箭,12月12日,为了避免中国陷入内战让日本人趁虚而入,杨虎城将军统领的国民革命军十七路路军与张学良统领的东北军官兵、在临潼华亭池羁押了来陕督战的蒋介石、发动了举世闻名的西安事变,迫使蒋介石放弃内战一致抗日。西安事变是中国革命的转折点,西安事变的发生给了蒋介石以致命的打击,甚至令蒋介石把蒋家王朝最终灭亡的罪责都算在张扬二将军的身上。正是由于这个缘由,西安事变后蒋介石终生耿耿于怀,一直不停地对当事人及部属肆意报复以泄心头之恨。

   


众所周知西安事变是在中共周恩来副主席的斡旋下取得和平解决的结果,对此蒋介石表面上以大局为重口口声声一致抗日,骨子里却要斩草除根报仇雪恨,有仇不报非君子是蒋介石一贯的做派,事变后蒋介石立即变本加厉地实施报复行动。返回南京蒋当即遣杨虎城去欧洲考察削去其兵权,翌年杨虎城回国后随即连同他的秘书宋绮云一家三口遭秘密逮捕,一直羁押到49年蒋逃亡台湾前夕惨遭杀害;在狱外奔波营救杨虎城的杨夫人谢葆贞也被捕遇害,杨的家族及兄妹子女均遭通缉四处逃亡;张学良的东北军下场也好不到那,事变后东北军就地瓦解遣散它部从此军不成军,就连事变后执意要护送蒋回南京的张学良将军、蒋也公然撕破脸矢口否认免追责罚的诺言、强送军事法庭制裁羁押终生,直到蒋介石死后张学良才见光日老死他乡。



只有鏟除這支不放心的部隊才是了卻蔣介石心病的首患,解決了楊虎城個人問題後,蔣立即撤銷楊虎城部原國民革命軍17路集團軍的番號,把楊虎城一手締造的十七路軍打亂重新編制,將楊部親蔣派馮欽哉的第七軍擴編為第二十七路軍,任命馮欽哉為第二十七路軍總指揮;然後將剩下來信不過的余部縮編為三十八軍由孫蔚如任軍長辖赵寿山17师、李兴中177师;1937年七七事變後抗戰全面爆發,蔣介石名曰抗日、實際又上玩借刀殺人之計、欲借日寇的手消滅楊虎城僅存的隊伍;蔣介石命令楊部開往華北戰場抵禦日軍,楊虎城部這支遭受打壓迫害缺少裝備補給的隊伍、在37年七七事變前就派遣趙壽山將軍、李中興将军部从渭南乘火車經鄭州開往華北抗戰、並參加二戰區忻口戰役、娘子關戰役、保衛太原戰役,由于敵我雙方裝備差異很大我先遣部隊傷亡慘重;1938年7月楊虎城部軍部離陜經大荔縣大慶渡口東黃河駐守中條山阻擊日軍侵犯西北,面對擁有精良武器飛機大炮武裝到牙齒的日軍,38軍17师、177师堅守在永濟、夏縣中條山抗日火線,歷時兩年半之久頑強地擊退了日寇11次圍攻;並多次配合八路軍參加了保定以北的阻擊戰、漕河戰役、阜河戰役、忻口戰役等戰鬥傷亡慘重(該部出徵時3萬子弟兵傷亡兩萬多人),1940年全軍僅剩不足一萬人的殘部奉命撤出中條山、進入河南防護黃河抵禦日寇,楊部部陷于蔣介石在中原駐軍的嫡係部隊的合圍之中。


西安事變後蔣介石雖然已對楊虎城部作了大手術,抗戰時期仍對于這支曾參加兵諫的部隊心存恐懼,蔣介石一方面口頭上講國共合作,另一方面又命令軍統頭子戴笠在楊部安插政工特務暗中秘密監視官兵行動;在華北戰場抗戰以來各路國軍屢打敗仗,而三十八軍開赴華北地區與八路軍一起並肩作戰,(並邀請八路軍來駐地幫助整訓以提高戰鬥力)在保定以北的阻擊戰、漕河戰役、阜河戰役、忻口戰役等戰鬥中屢戰屢捷戰功赫赫。這一切戰績沒有得到蔣介石的褒獎、反而令蔣介石感到很頭痛,蔣介石對38軍在晉南戰區與八路軍的配合非常忌諱,為了防止楊部與八路軍有過多的接觸、避免這支能打善戰的部隊投向共産黨,又對這支部隊再次動大手腳加緊迫害,蔣介石處心積慮要搞垮這個部隊原形敗露。


   蔣介石施行“割頭”策略從部隊高層開刀,首當其衝搞掉作戰核心將領趙壽山軍長的兵權,1943年10月蔣介石採取明升暗降的伎倆先剝奪趙的軍長職務,然後安插自己親信張耀明接管部隊,隨機在部隊展開大肆清查親共分子的活動,蔣介石把趙將軍調重慶中央訓練團、再進一步安插到嫡係部隊第三集團軍監督起來,迫使趙不得不選擇請示上級(趙41年已秘密入黨)義舉,幾經艱難周折奔向延安;在解除了趙壽山的兵權逼上梁山之後,蔣介石並沒有汲取這個失敗的教訓、又愚蠢的用同樣的辦法去架空孫蔚如總司令的兵權,他先調孫到重慶將官訓練班受訓,再用提升的辦法去掉了兵權。1945年6月16日,一方面任命孫蔚如為第六戰區司令長官。另一方面,將第四集團軍的兩個軍合並為一個軍,將14個團並為9個團由蔣介石的嫡係張耀明任軍長,妄圖將楊虎城部完全控制起來;就在這千鈞一發的緊要關頭迫使部隊地下黨組織向中央請示,延安回復支持部隊起義,38軍主力部隊17師(在孫將軍離開不久)7月18日在洛寧縣宣布起義,晝宿夜行長途奔襲22日到達豫西抗日根據地。這令蔣介石更為惱火,蔣介石下決心根除楊虎城舊部的問題,1946年3月密令將三十八軍孔從洲曾擔任師長的五十五師改為五十五旅,並令該部開赴內戰前線,謀劃在行軍途中解除部隊的武裝。時任三十八軍副軍長的孔從洲發現了這一陰謀,當機立斷率第五十五師于1946年5月15日在河南鞏縣通電起義; 時年8月,三十八軍(96军)一七七師的一部在呂遠璧、薛生榮的領導下也舉行起義;繼45年7月17師在洛寧起義後,38軍55師于46年5月在鞏縣起義,117師于46年8月在輝縣起義,1948年總司令孫蔚如選擇離任去上海養病、受到周恩來副主席的邀請北上北平投身光明,並指示康撲帶領随赴湖南的剩余部隊232警衛師擇機起義,1949年8月38軍232警衛師在康撲、张镜白統帥下在長沙起義。


  從此在特殊環境中堅持抗戰的楊虎城部隊(絕大部分官兵)終于徹底擺脫了蔣介石腐朽集團的迫害,光榮地回歸到革命大家庭,為了爭取民主、自由、解放(重新組建了三十八軍)事業,在劉伯承、鄧小平的直接領導下,為民族解放事業屢建戰功再造輝煌。


  楊虎城部在特殊環境下堅持抗戰的行動得到黨和人民的肯定。 毛澤東主席高度讚揚楊虎城部隊:“原楊虎城部三十八軍是我黨統一戰線的典范,三十八軍及其前身十七路軍以其不斷進步的表現和巨大犧牲,在現代中國歷史上樹立光輝形像。”   楊虎城部曾經歷經的殘酷的現實,許多人常常感慨的問:西安事變後明知蔣介石要秋後算賬、楊虎城部為什麼不能脫離國民黨編制,為什麼不直接拉出去投入共産黨部隊。




從歷史角度觀察,西安事變後我黨堅持統一戰線、團結一致的顧全大局的方針,用一句通俗話講就是以當時的形勢去分析:楊虎城部留在國民黨的編制內,比倒向共産黨的軍隊更有利于團結一致抗戰的大局。這就決定了楊虎城部必然要在這種特殊環境下長期的生存、戰鬥忍辱負重的局面;楊虎城部親共在當時已是不公開的秘密的緣由,早在1922年楊虎城在陜北就結識共産黨人魏野疇及中共的朋友杜斌承;楊虎城、孫蔚如、趙壽山早期就與陜南李先念的紅軍、陜北劉子丹紅軍接觸頻繁,雙方從開始的偶然摩擦到最後建立互不侵犯的協議甚密來往;1935年10月紅軍到達延安,毛主席就派汪峰去西安爭取楊共同抗日達成共識;同時楊虎城身邊的高參杜斌承是共産黨的亲密朋友,秘書宋綺雲是共産黨員,就連他的夫人謝葆貞也是共産黨員,如此布爾什維克的政治氛圍奠定了楊虎城對共産黨政治理念抱有好感之意。許久以來,甚至有人提出西安事變就是共産黨指示讓搞的,其實,西安事變發生後就在周恩來接到邀請電報前延安並不知道西安究竟發生了什麼,西安事變完全體現了楊虎城張學良的一腔愛國熱忱,是張揚二將軍代表人民發自內心的吶喊!


正是由于楊虎城部38軍與我黨有著如此緊密的政治情節,在楊虎城遇難後這支愛國主義部隊在孫蔚如、趙壽山統領下始終傳承楊虎城的傳統,堅持與共産黨聯合抗日,在特殊環境中38軍地下黨組織是按照我黨的路線、方針、政策改造、建設部隊的,廣大指戰員同日蔣進行了艱苦的鬥爭。1941年軍長趙壽山4秘密赴延安成為毛主席親自批準的特別黨員,38軍部隊中團一級領導多名入黨,連隊骨幹大部分是共産黨員,在抗戰期間部隊發展地下黨600余人;面對蔣介石派人殘酷清黨,孫蔚如總司令挺身而出保護共産黨員,讓暴露了的黨員及時撤離沒暴露的隱蔽起來,部隊在復雜特殊的環境中始終保持積極上進昂揚的鬥志,所以才有了緊急關頭遵照楊虎城當初的囑咐,危難時刻投向共産黨的光明抉擇,高度凸顯這支在特殊環境中堅持抗戰的楊虎城部隊,在特殊環境中堅持抗戰的必然性,保家衛國忍辱負重的堅定性!






(本文作者:陜西省紅色文化研究院17路軍研究會會員臧兆林)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