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顺山人(史海拾贝)

博览掉着土渣的文化,抒尽浸着山气的乡情!

 
 
 

日志

 
 

【原创】我们能为先辈做点什么?  

2015-02-27 10:57:38|  分类: 抗战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我们能为先辈做点什么?

文/王顺山人

       岁月如穿梭般的流逝,不知不觉一个毛头小子居然变成两鬓苍苍的老人,我常常在发愣有点不相信自己已是个年过六旬的老者,双亲的过世加剧了我对人生的眷恋,时至今日才感觉自己对人生的领悟是如此之浅薄,我为自己对父母在世时缺少细微地关爱而悔恨不已,追悔之际我时常发问自己:我能为先辈做点什么、才能告慰先人在天之灵、才能抚平我心头那隐隐的内疚。
 【原创】我们能为先辈做点什么? - 王顺山人 - 王顺山人【简历】臧志德生于1919年(属羊),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普化乡党院村人氏;1937年3月(西安事变后)臧志德在杨虎城西安绥靖公署入伍(同期入伍的蓝田籍战士有大寨小寨村人杨佩福、普化袁疙瘩村人袁振华);1938年7月臧志德随军长孙蔚如从大荔朝邑大庆渡口东渡黄河开赴抗日,1938年7月至1940年10月臧志德在晋西南三年参加中条山了保卫战;1940年随军部调离山西、在河南巩县、卢氏驻守臧志德参加中原保卫战、1937年至1945年抗战八年臧志德坚持到底;1946年臧志德在长官张镜白、康扑领导的警卫团就职,并参加了第六战区在武汉中山公园接受日本投降仪式;1948年时任武汉行辕主任孙蔚如辞职去上海养病后臧志德同警卫团随程潜赴湖南驻扎,1949年8月臧志德参加康扑领导的232警卫师长沙起义回归解放军序列、1950年5月臧志德解甲归田回陕西; 解放后一直生活在蓝田县城、1986年在普化乡党院村逝世。 



 
 
 臧志得37年加入17路军50年于湖南返乡

    我的父亲他没有高大的躯体、然而在我的人生旅途中他俨然是一座大山,在我的眼里父亲不仅仅是凭借一生的辛劳养育着一个温暖的家的一家之主,令人难以忘怀的是父亲在我们兄妹迈向人生的道路上给与无可替代的精神支撑;父亲的一生是那么的坎坷,父亲在世留给我的记忆更多的是含辛茹苦般的劳作、清贫如洗近乎克己的生活,父亲淡泊名利他的人生在平庸而知足中度过;我有时好奇的发问:您为什么对自己那么苛刻,难道你就甘愿过那种没有追求的日子?父亲很坦然的回答:这一辈子最难忘年轻时在外漂泊的日子,比起那些牺牲的战友、我能平平安安地归来就知足了!父亲很少提及往事,只是偶尔在闲谈中透出一星半点,幼时我随他去西安途径豁口父亲几次随口提到:“这是俺军长孙蔚如的老家”,当我与他行走在西安北大街时他总是不由自主讲起在杨虎城公馆的点滴,那时幼小的我并没有留意父亲为什么总提及这两个人名、地名的真正意义,他们之间究竟又有什么瓜葛、也并没有感觉好奇,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而平静;父亲一生为人诚恳谨小慎微,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情全然改变了父亲在我幼小心灵中的印象,父亲的人生好像埋藏着一种猜不透的难言之隐,父亲的身上应该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人生经历。




 当我读初中时文革到来了,我像所有热血青年一样狂热的投入到滚滚的红卫兵洪流之中,破旧立新、势如风暴,我义无反顾地冲锋陷阵投身其中,但是这股突如其来风暴却在不知不觉中袭击到我的家庭,父亲受到了群众运动的冲击,强迫挂牌子游街、被迫戴白袖筒扫大街、直至遣送原籍蓝田农村老家。冲击的缘由令人匪夷所思:曾经的父亲追随过杨虎城、孙蔚如有过参加抗战的经历,父亲的“国民革命军的历史污点”在我的脑海里如雾里看花隐隐地埋下深痛,以至于在后来的岁月里父亲历史影响着我们兄妹的政治前途,(说心里话多少年来我一直怨恨父亲年轻时的选择)而父亲与杨虎城、孙蔚如的相遇却始终牵动着父亲的人生,甚至主宰了父亲一生坎坷的命运。

      沉舟侧伴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历史步伐,通过一系列拨乱反正的举措,社会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巨大变化,曾几时对历史黑白颠倒的现象也朝着正本清源的方向去进展。 1984年中央颁发一部文件《关于确定原杨虎城部三十八军指战员参加革命工作时间的通知》:“原杨虎城部三十八军是我党统一战线工作的一个典范。虽然形式上是国民党的编制,但实际上三十八军地下党组织是按照我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改造、建设部队的,广大指战员同日蒋进行了艰苦的斗争。”这个文件明确了由杨虎城组建、由孙蔚如将军统领的这支部队的性质、以及在抗战期间所做的贡献,从国家层面对原杨虎城部38军指战员给与予高度地确认。

    虽然我接触到这部文件已为时过晚了,而且父亲也在文件颁布两年后离世,但我还是替他老人家感到宽慰,毕竟国家对他们当年舍小家保大家的一腔热忱得以认可、对他们奉献精神予以历史性的客观尊重。今年是抗战胜利七十周年,此刻用什么样的语言都难以表达内心对父辈的思念与追悔,退休以后我常常萌发撰写父亲抗日传记的想法,我并不奢求得到什么名利与实惠,我们只期盼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捋顺父亲在抗战时期的历史,还原父亲一段真实的人生,让良知去慰藉那些为这场卫国战争而付出鲜血与生命的英灵,以及那些为之付出青春的抗战英雄!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我的父亲同那个时代所有热血男儿一样投身于关乎民族存亡的抗日战争。父亲的故事太久远久远了,同时与那段历史同行的人大多数都已作古,时下我们如何利用自己手中掌握少的可怜的资源来探索考证那段历史呢?

  首当其冲我要搞清楚父亲是什么时候加入杨虎城部的,究竟在这支部队又呆了多少年,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提到在杨虎城公馆干事的故事,却从未提到西安事变的经历,那么他入伍时间应该锁定在西安事变以后的岁月,西安事变以后既1937年7月杨虎城最后离开西安再也没回来,所以父亲入伍时间也就定格于37年7月前,得知父亲老乡杨培福(曾经在总部做厨子)是37年3月入伍相识的旁证,进一步提示父亲应该是与其同期入伍的,同时历史资料表明杨虎城部38年全部撤离陕西开赴中条山司令部在西安也不存在了,所以再次证实父亲讲他在在杨虎城公馆干事的经历时间是1937年;那么父亲究竟在这支部队呆了多久,在寻求这个答案时,我以家里保留两张老照片为依据,(一张是父亲与母亲38年结婚照片,一张是父亲1950年离开湖南的照片,)同时联想父亲曾经提到他最后离开部队的师长是陕西合阳人叫康扑,于是我查阅了康师长的简历,康扑是杨虎城部232警卫师师长,1949年随程潜在长沙起义,至此我搜集资料以及父亲生前对我提及过的人与事、物与地方方面面情资综合相吻合对应,父亲在杨虎城部十三年的工作战斗经历的脉络渐渐清晰:臧志德1937年3月在杨虎城西安绥靖公署加入杨虎城部1938年随孙蔚如将军经陕西朝邑赴山西抗日,1949年参加长沙起义、50年解甲归田回乡。

 

    理清了父亲参加杨虎城部的时间以及在这支部队呆了多少年后,我顺着这个路子继续探索父亲1937年到1950年十三年的军旅生涯经历了什么?更进一步充实父亲经历的历史过程,进而再现父亲投身抗日那段真实的生活。我在文革时曾经见过父亲写的一份交代材料,遗憾的是当时只看了个开头,大概如下:臧志德解放前曾在杨虎城西安绥靖公署干事,加入国民革命军第十七路集团军(三十八军),至于具体经历由于没见下文就知之甚少,但在与父亲的闲谈中我却记住许多关键词:如杨虎城、孙蔚如、赵守山、程潜、康扑、杨培福、袁振华等名字;还有杨虎城西安绥靖公署、大荔(朝邑镇曾经是县)、山西娘子关、忻口、中条山、河南偃师、巩县、卢氏、湖南长沙、湘潭等地名。我想这些关联词应该始终贯穿着父亲的那段历史,于是我就围绕父亲始于勤务兵至于上尉军需官职务去求证;我认为父亲既然是勤务兵所以他当兵十三年应该紧随司令部,那么司令官经历就是父亲的这期间历程,于是我通过阅读大量有关十七路军的军史,查阅了关于杨虎城、孙蔚如、赵守山、程潜、康扑相关的文章;走访了孙蔚如将军长子孙存汉、老乡杨培福的长子杨武江(现任十七路军军史 研究会秘书)以及许多38军后裔的探讨;(在此我提示一点为什么杨虎城部有时称谓十七路军、有时又称38军呢?原因是西安事变前这支杨虎城创建部队为十七路军,1937年杨虎城受害后十七路军番号就被撤销了,部队整编后改称38军,而我父亲曾经在自己交代材料中提及:臧志德解放前曾在杨虎城西安绥靖公署干事,加入国民革命军第十七路集团军(三十八军)他的这段话正好印证了他加入杨虎城部的时间在杨虎城被关押前的日子里也就是37年6月前);于是我就把查阅的重点放在杨虎城被押后既1938年父亲随孙蔚如东渡黄河抗日的历史资料中,详实战斗故事同时也是父亲战斗生涯的反映,因为他们毕竟是同一战壕的战友,他们共同享有生死与共坚持八年抗战血与火的情节,大量的情资让一个鲜活的抗战老兵身世再现在世人面前:臧志德陕西蓝田县普华乡党院村人,生于1919年;西安事变发生后怀着以身报国的心愿、1937年3月在杨虎城西安绥靖公署加入杨虎城部;1938年7月父亲随孙蔚如从大荔朝邑大庆渡口东渡黄河开赴抗日火线,在晋西南坚守中条山三年;1940年随军部调离山西、沿黄河在河南巩县、卢氏
驻守部队配合友军中原保卫战、坚持到底抗战八年
;1946年随孙蔚如去武汉接受日本投降;1948年孙蔚如被夺去兵权后警卫团随程潜到湖南驻扎,1949年父亲随康扑领导下232警卫师在长沙起义回归解放军序列、起
义后
50 年解甲归田
离湖南留念。
【原创】我们能为先辈做点什么? - 王顺山人 - 王顺山人
 
 
【原创】我们能为先辈做点什么? - 王顺山人 - 王顺山人
 
 
                                                                                48年父亲结婚身着军装的合影

     功夫不负有心人,历经三年的努力我理清了父亲的历史,大量的历史资料彰显:我的父亲抗战期间参加的杨虎城部是在地下党的领导下由一支有爱国思想的旧军队改造建设成为的抗日革命队伍,立马中条山、固守黄河岸、驰骋大中原,这支坚定的保家卫国的革命队伍在抗战时期做出卓越贡献功不可没!父亲年轻时舍小家保大家的选择可敬可佩,父亲和他的战友用平凡的人生树下不可磨灭丰碑!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