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顺山人(史海拾贝)

博览掉着土渣的文化,抒尽浸着山气的乡情!

 
 
 

日志

 
 

在湘国民党部队起义后  

2016-11-10 14:17:50|  分类: 抗战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湘国民党部队起义后(陆承裕文史资料30)

 (2012-12-23 22:51:11)

在湘国民党部队起义后

 

陆承裕

(作者时任第一兵团、第二十一兵团司令部作战科长)

 

 

我曾担任起义的第一兵团和收编后的第二十一兵团司令部作战科长,兹值湖南和平解放40周年之际,特将这支国民党部队起义后的情况概述如下:

 

一、国民党第一兵团起义后的整编情况

 

陈明仁将军的国民党第一兵团,原辖五个军(每军两个师)。1946年6月,改编为三个军(每军三个师),即第十四军(军长成刚),辖第十师(师长张用斌),第六十二师(师长夏日长),第六十三师(师长汤季楠);第七十一军(军长彭锷,陈明仁的基本军),辖八十七师(师长杨文榜),第八十八师(师长刘埙浩),二三二师(师长康朴);第一OO军(军长杜鼎),辖第十九师(师长卫轶青),一九七师(师长曾军),第三O七师(师长张诚文)。当时部队情况非常复杂,有些军、师长与陈明仁素无渊源,缺乏政治思想的互相信赖和情感上的依存关系。尤其军、师长之间,派系斗争,貌合神离。加以白崇禧、黄杰、邓文仪等曾先后进行拉拢活动,特务到处造谣蛊惑。因此, 8月4日晚长沙起义通电签发后,兵团副司令熊新民(曾受陈明仁之托参加和平谈判的代表之一)潜赴湘潭,与兵团副司令官兼湘潭前进指挥总指挥刘进、七十一军军长彭锷等率八十七、八十八两师向邵阳方向逃离,与此同时,第一OO军军长杜鼎、副军长刘光宇率军部及十九师的两个团相继向南离去。致使兵团在长沙附近及湘潭的部队,就只有曾军的一九七师,康朴的二三二师,张诚文的三O七师等三个师及十九师一个团,宪兵第十团,水警总队及绥靖公署和兵团部的警卫部队了。

 

先是程潜于7月29日由邵阳秘密回长沙主持起义谈判,决定撤销长沙绥靖公署,改为湖南绥靖总司令部,由第一兵团司令官陈明仁兼任总司令,以总统府参军李觉兼任副总司令代行总司令职权,统一指挥在邵阳的党政军机关及所有部队,并将原绥靖公署在邵人员一律给资遣散。

 

8月1日上午,黄杰.邓文仪飞抵邵阳,召集第十四军军长成刚及所属师长训话,并将原绥署参谋长王天鸣拉走,引起邵阳局势混乱,人心惶惶,颇为紧张。李觉于8月1日下午抵邵后,即与绥署副总司令王劲修、邵阳警备司令魏镇、省保安副司令彭杰如、中共联络代表张立武等联系,了解情况,8月2日,资遣了绥署在邵人员。

 

8月5日长沙起义通电公布后,白崇禧派飞机轰炸邵阳城,井散传单。成刚背叛起义,派兵向邵阳城攻击,李觉约集王劲修、彭杰如.魏镇等党政军负责人会议。组成联合起义前进指挥部,决定撤出邵阳,指挥各部队向长沙方向靠拢,先后参加起义的有十四军六十三师汤季楠部(其中一个团出走),保安一、二、三师及保安司令部警卫大队,兵团部警卫团(一个营在长沙),邵阳警备司令部所属警备大队,戴文所属的湘西纵队,总共约五个师的兵力。经过一番曲折,并与七十一军和十九师等脱逃部队几次发生战斗,于8月14日到达浏阳附近地区集结。经程潜、陈明仁与人民解放军谈判代表团金明、袁任远、唐天际、解沛然等达成协议,并经四野总部请示毛主席批准,对长沙起义部队仍保留三个军辖九个师,可暂用“中国国民党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的番号,由陈明仁兼任兵团司令员,李觉、魏镇等为副司令员,王劲修为第一军军长,辖曾京、康朴、张诚文等为一、二、三师师长,驻大瑶、金刚、白兔潭;傅正模为第二军军长,辖汤季楠、戴文、姜和瀛等为四、五、六师师长,驻跃龙市附近地区,彭杰如为第三军军长,辖何元恺、周笃恭、张际泰等为七、八、九师师长,驻永安市附近地区;兵团司令部驻浏阳县城。

 

经过这次整编之后,取得了编制系统之一致,纪律制度初步有了整振.官兵思想情绪逐渐有所稳定,然而特务造谣蛊惑之事仍时有发生,尤其是使用“中国国民党人民解放军”的番号,在人民群众中,在交通线上,在与各地党政军交往中都发生过误会,官兵由是产生误解,错误地认为是被歧视。此时四野总部派来大批军政干部,进驻兵团各级机关、连队,进行政策宣传,开展思想教育,把人民解放军的优良传统作风带到了起义部队,开始改变了这支旧军队的面貌。

 

1949年 11月下旬,中央军委决定取消“中国国民党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 的番号,进行第二次改编,将原来的三个军缩编为两个军六个师,并从中共河南省陕州军分区调来两个团补足缺员。12月1日,中共中央军委派四野政治部副主任陶铸同志为代表,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一兵团”的番号和“八一”军旗,并在浏阳城外举行了隆重的授旗典礼,正式宣布中央军委命令:任命陈明仁为兵团司令员,唐天际为政治委员,李觉、傅正模、魏镇为副司令员,方正平为政治部主任,王劲修为五十二军军长,康朴、戴文为副军长,辖二一四师(师长曾京),二一五师(师长张镜白),二一六师(师长张诚文);彭杰如为五十三军军长,汤季楠,张际泰为副军长,辖二一七师(师长姜和瀛),二一八师(师长何元恺),二一九师(师长周笃恭)。

 

陶铸同志代表中央军委将“八一”军旗授给兵团司令员陈明仁及各军、师、团长。我奉命担任这次授旗典礼大会的指挥员,感到非常荣幸而又紧张,从布署内外围警戒,仪仗队演习,指挥队列行动,都全神贯注,惟恐有失。典礼之后又举行了盛大庆祝晚会。经过整编的编余人员,大部分送南岳湖南军政大学学习,约百余人留兵团干部大队学习,也有少数转业地方政府安排工作的。

 

二、驻醴陵整训

 

1950年1月下旬,二十一兵团奉令移驻醴陵、攸县、安仁之线整训。兵团部驻醴陵遵道中学,直属部队分驻城区附近,第五十二军驻攸县,五十三军驻安仁。

 

中央军委为了加速对起义部队的改造工作,分别从一、三、四野的部队中调来大批军政干部,充实加强了各级部队的建设,健全了各级政治机构,保证了人民军队是党指挥枪的根本原则。对部队的改造工作,首要是抓政治思想教育,宣传解释党的政策。在连队开展了诉苦运动,提高了阶级觉悟;在机关干部中进行了形势教育和业务学习。接着全兵团开展了大生产运动,开荒种地,干部战士一股劲儿共同投入到生产热潮之中,还展开了分工竞赛的活动。我记得当时兵团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各为一个独立的生产单位。司令部这个生产单位又分工业交通运输组和农业生产组,前者,由总务科长胡升恒负责,在湘潭开有石膏矿,在醴陵有车站搬运队,后来由于不与民争利都撤回来了。农业组由我负责,首先就将遵道中学的大足球场开垦十来亩菜地,为司令部大食堂供应了蔬菜和喂猪的鲜饲料,改善了大伙的生活。其次是在河西山地垦荒数十亩。当时兵团党委发动大生产运动的目的,是号召大家从劳动中受到锻炼,体会劳动改造人,劳动改造世界的重要意义。在开始大生产运动时,各个生产单位都向后勤部报请发给生产工具、种子和运输工具等经费。当时的后勤部潘振武政委是位老红军,对生产颇富经验,他在会上说“根据各单位报来的生产工具预算,统计需要付出一笔很大的生产经费,过去我们在陕北搞大生产都是自力更生,精打细算。搞农业生产先依靠上面发一笔巨大的生产费,就好比蹲在茅厕坑上嗑瓜子,进的少出的多。”语言幽默,逗得满堂大笑。通过这次大生产运动,在政治思想教育方面的收获是巨大的,有少数干部过去确实是五谷不分,韭麦不辨。初时对劳动有畏惧和害羞的表露,例如挑粪桶怕脏、怕臭、怕出汗、怕压痛肩、怕走街上遇到熟人,怕同战士一同劳动。通过一段劳动锻炼后,这种现象消失了,官兵关系改变了,劳动观点逐步建立了,皮肤晒黑了,身体结实了。又如在插秧收割的大忙时节,各级机关和连队都主动选派人员去帮助农民抢种抢收,并谢却农民的招待,获得群众好评,赞为在共产党教育领导之下,真正成了人民的子弟兵。

 

1950年3月间,兵团党委为照顾起义干部的情绪,将全兵团的干部随军家属包括小孩约200人集中起来,成立兵团妇女学校和幼儿园于醴陵泗汾,隶属于兵团政治部管辖,进行文化、政治学习,按照战土的供给制待遇发给零用钱、衣服鞋袜、主副食,过集体生活,四岁以内的小孩,则分等级发给奶费。每周末放假回家团聚。与此同时,中南军区还拔给巨款为兵团先后建设了文工团、京剧团以及体育设备等,开展文娱体育活动。

 

1950年 4月初,兵团在遵道中学礼堂召开了一次团以上干部的批判大会,(兵团司令部全体干部都参加了),政治部保卫部将逃走的原一兵团副司令熊新民和原七十一军副军长鲍志鸿两犯押入会场。唐天际政委宣布熊新民、鲍志鸿等率部逃离,在广西龙洲附近被我人民解放军全部歼灭,熊、鲍等首犯没能逃出人民的手掌,被活捉了,经四野批准押解来兵团进行批斗。陈明仁司令员严肃端坐在主席台正中,表现出无限愤怒的神情。一时对两犯激发批判的怒吼声,此起彼伏,群情激愤,强烈要求将熊、鲍两犯就地镇压。批斗到下午4时后,陈司令员宣布批判暂时结束,对于熊、鲍两人待请示中南军区再行处置,后来中南军区军法部指示押送武汉,判无期徒刑劳改。这次批判大会对起义干部的教育很大,熊、鲍两犯在起义时坚持顽固立场而逃走,特别是熊新民曾是和谈代表,以一念之差,未成座上客,却为阶下囚。

 

1950年6月至7月,兵团在起义干部中开展了一次民主运动,结合文件学习进行了“三查”,人人都自觉地、详细地交代历史问题、思想认识问题和工作作风问题,进行大小会相结合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也吸收部分战士参加,向干部揭发问题,提批评意见。运动持续了两个多月,对干部改掉旧意识、旧习气和旧军队的军阀作风,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等于每人都洗了一次干净的澡。1950年10月20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25日,兵团政委唐天际在团以上干部大会上动员大家作参战的思想准备,所有起义干部几乎都递交了参战申请书,真是群情激愤,整装待发.但中央军委并未抽调二十一兵团部队,而是命令我们进行军事训练。

 

三、赴广西剿匪

 

白崇禧逃离广西后,不甘于其主力被歼之失败,留置一部残余部队和广西民团,散踞各地,号称30万之众,军师长、司令之类,名目繁多,乘我调兵抗美援朝之机,到处打家劫舍,破坏交通,异常猖獗,白崇禧宣传要反攻广西。1951年1月,二十一兵团开进桂林时,晚上火车北站附近,仍常闻土匪枪声。

 

当时中央军委下达二十一兵团的剿匪任务,是限期6个月肃清。广西地形复杂,人民强悍而好斗,语言难懂,加以李宗仁、白崇禧统治广西近30年,民团建设较有基础,要求6个月肃清残匪的任务是较艰巨的。兵团根据中南军区指示,先将两个军的兵力,部署在湘桂和黔桂两铁路沿线,维护交通,掩护筑路工程部队修复被国民党部队破坏了的黔桂路北段,修通柳州至南宁的铁路(南宁至凭祥归友军),逐次向铁道两侧地区推进,采用以班、排小部队筑碉驻守和集结机动兵力进剿的战术,并实行广正面的分区清剿,把兵团的警卫团主力也使用到桂林至鹿寨之线去了。由于部队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广泛宣传群众、团结群众、帮助群众,做到军政、军民配合密切,很快就将铁道沿线的残匪肃清了,逐步向全省偏僻边远山区扩展。例如大瑶山区乃瑶族聚居之地,山高路险,贫困闭塞,语言不通,风俗不同,又曾受土匪的歪曲宣传所欺骗,对解放军一无所知,采取抵抗逃避的敌对行动,我军针对瑶族缺盐、缺粮、缺布、缺医药的情况,将这些物资送上山去发放,医疗队为他们无偿治病。瑶民是诚朴纯厚的,几天后瑶族人民协助我军将大瑶山区土匪肃清了,又如百色地区,贫瘠多粗脖子病,我兵团运去大批食盐、海带、咸鱼等富于碘钙质的食品和药物,解决人民饮水中缺碘钙的问题。由于人民群众纷纷组织起来侦报匪情,协助解放军搜山围剿,有些藏匿深远山洞的匪首或电台,也在群众的帮助下搜获。有些匪首走投无路,又找不到粮食,只好投降自首。因此,只5个多月时间就完成了剿匪任务。

 

在休整一段时间后,又开始转入正规的军事训练,也先后参加了“三反五反”、土改、肃反等运动。1952年5月,兵团一分为二,由陈明仁司令员率—部开赴海南,由唐天际政委率一部参加荆江分洪工程。

 

此文曾发表在《湖南文史资料》湖南和平解放专辑 35辑 119-125页 1989年3月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