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顺山人(史海拾贝)

博览掉着土渣的文化,抒尽浸着山气的乡情!

 
 
 

日志

 
 

1945年湖北日军投降和“国军”受降始末  

2016-11-10 17:45:24|  分类: 抗战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5年湖北日军投降和“国军”受降始末

 1945年湖北日军投降和“国军”受降始末 - 王顺山人 - 王顺山人 (2010-03-28 10:13:05)
标签: 

旅游

 
分类: 武汉市

  1945年8月10日,日本政府发出乞降照会。时任第六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二十六集团军总司令周嵒指令周上璠中将进入湖北宜昌,代表国军洽谈驻宜昌日军尾浦旅团投降事宜,首开湖北地区接收日军防务进程。14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新四军第五师根据延安总部朱德总司令受降第一号命令,向华中地区日军第六方面军发出通牒,限期缴械投降,并集中主力进入信阳、武汉一线。深夜,蒋介石密令国民党军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蔚如“以四个军向武汉挺进,分别解除日军武装”,“应警告辖区以内敌军不得向我指定之军事长官以外任何人投降缴械”。15日日本天皇裕仁在国内发表广播讲话,正式宣布投降。18日周上璠受命出任宜昌城防指挥官兼宜昌区交通警备司令(指挥部设紫竹林)。20日起,第三十二军军长唐永良率部开入宜昌。接着第七十五军军长沈澄年率部取道宜昌挺进应城;第六十六军军长宋瑞珂率部北渡长江过沙市、沔阳,驻武汉近郊;第七十六军军长廖昂率部驻沙市,统归周嵒指挥。21日国民政府陆军总司令何应钦颁布中国战区各区受降主官分配表,指定孙蔚如为第六战区受降主官,负责接受湖北武汉、沙市、宜昌地区日军投降。25日孙蔚如致侵华日军第六方面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大将发出第一、二、三号备忘录,令其向中国第六战区投降,计日军一三一师,一三二师等八个部队以武汉、沙市为投降集中地点。中国第六战区与日军冈部直三郎连络就绪后,即下达了各部队前进命令。27日,何应钦由湖南芷江飞往湖北恩施第六战区长官部,召集孙蔚如及执行受降任务之各部队长,亲聆训示机宜。30日孙蔚如命令少将副参谋长兼参谋处长谢士炎率48人飞抵汉口,设立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前进指挥所,代表“长官部”行使指挥一切权力;同时令第十集团军总司令王敬玖兼任武汉、蒲圻、咸宁地区日军总受降官;第二十六集团军兼总司令周嵒、第三十三集团兼总司令冯治安分别为为仙桃、天门、应城、黄陂、孝感地区总受降官。
  同年9月7日第二十六集团军总司令周嵒所属各部到达宜昌、沙市一带,并继续向武汉、应城、孝感、黄陂前进,17日己到达各指定地点。与此同时,13日第十集团军总司令王敬玖率部抵汉,开始办理日军受降事宜。16日进入武汉市区。17日第六战区长官部、国民党湖北省党部、省政府等首脑机关迁入武汉。第六战区长官部和军政部特派员接收日军全部装备、军事仓库和附属工厂。与此同时,前进指挥所将受降命令修正本交日军冈部直三郎大将,命令9月18日下午3时在汉口中山公园受降堂接受日军投降。
 9月18日是日本侵占东三省14周年国耻纪念日。这一天,汉口中正路(现为解放大道)从循礼门至硚口的马路两旁布满了岗哨。中山公园西北角的大草坪上,有一座平顶式的横列房屋,是为表彰清朝湖广总督张之洞的功绩而兴建的“张公祠”,受降仪式就定在这里举行。祠门额上“张公祠”三字被换上了“受降堂”三个金字。堂厅正中悬挂着孙中山总理的遗像、国民政府委员长蒋中正的像和中华民国国旗。上午10时30分,冈部直三郎大将偕其参谋长中山贞武及高级参谋,前来本部谒见司令长官请示投降各项事宜。下午3时,中国战区华中总受降官第六战区司令孙蔚如、副司令郭忏携湖北省暨武汉市地区受降官员88人就位。日军第六方面军司令长官冈部直三郎及其幕僚参谋长中山贞或少将及来福栖静岛大佐、冈田芳议大佐、清水朂之大佐四人由第六战区长官部副官处长蒋虎志引导入场,低头走进受降堂,仪式开始后,孙蔚如将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部之《六战作命甲第一号命令》交给冈部直三郎,冈部直三郎在命令文件上签名并解下随身佩戴的武士军刀交给孙蔚如的副官。随即日方人员退场,孙蔚如等亦在热烈的掌声中退席,受降仪式宣告结束。

   9月22日,冈部直三郎下达命令,命令其所属部队均向第六战区军队缴械投降,并将命令副本及其下属部队的番号、兵力、驻地、武器、装备等有关资料送交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部。随后,第六方面军所属各部分别向第六战区受降部队投降。投降侵华日军第六方面军包括一三二师团、一一六师团、十七旅团、八十五旅团、八十六旅团、八八0旅团、第五步兵旅团、十一步兵旅团、十二步兵旅团等。根据投降书,在湖北地区投降的日军官兵及后勤人员共233335名(其中驻汉日军53995人),收缴各类枪支169279件,各类炮884门,以及各种军事物资。至10月14日,第六战区的受降工作全部结束。与此同时,鄂北和鄂东的另外两支日军也遵照命令分别向中国军队投降。其中9月27日鄂东日军在湖北广济饶汉祥故居向中国军队投降(日军上尉洼田代表日军在受降书上签字)。l0月第六战区长官司令部在武昌、汉口、黄陂等处设立日本官兵管理所,开始收容日俘。从1946年4月起开始遣送,至6月15日,将日俘、日侨328821人全部遣送完毕。
 位于汉口中山公园内西北角国民政府第六战区“受降堂”旧址,东临人民会场,西依人工湖,东南20米处有张公亭,是一座平顶厅堂式建筑,始建于1942年,原名大众会堂,后称提襟馆、来甘馆、张公祠。长34米,宽12米,面积355平方米。1998年6月,中山公园在园内张公亭底层发现一块汉白玉石碑,由当时国民政府第六战区司令官孙蔚如将军亲笔题写,记录受降情景的碑文清晰可见。2000年,按照“尊重历史,整旧如旧”的原则,修复的受降堂,陈列展览完全按当年受降历史场景陈设,同时展出“抗战史料陈列”300多幅历史图片。
 1945年8月14日,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国民党军队进占汉口后,9月18日将粉刷一新的张公亭改名为“受降堂”,大厅正中挂孙中山遗嘱,两旁悬挂中、苏、英、美等国家的国旗,门前上方横匾上镶“受降堂”金字,大门右侧铭刻“国民政府第六战区受降堂旧址”。在受降堂看到《受降堂碑》碑文上写着:“中华民国三十四年九月十八日蔚如奉命接受日本第六方面军司令部冈部直三郎大将率属二十一万签降于此。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蔚如题。”稍后的1946年2月由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部编辑发行的《受降纪实》一书记录了武汉受降的详细过程,收集有第六战区司令长官步入受降堂的照片,有缴获日军迫击炮、步枪、军刀、马匹、侦察机、战斗机等照片,还有武汉日本第六方面军直属部队解除武装后集中地点图、第六战区日军各部队投降时位置图等。
 受降纪念碑位于受降堂左侧,受降纪念碑,高1.80米,宽0.6米,汉白玉石材,正面镌刻“受降纪念碑”,碑的背面碑文系当年受降主官孙蔚如将军书写的碑文。2002年国民政府第六战区受降堂旧址被湖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湖北省文物保护单位。

饶汉祥故居

1923年,饶汉祥(曾任黎元洪都督府的秘书长)在湖北广济(今武穴)河街建起风格独特的一座三层高小洋楼,由日本建筑师设计的。1945年9月27日,鄂东侵华日军投降仪式在这里举行,日军上尉洼田代表日军在受降书上签字。现故居已毁损。

侵华日军在湖北的驻防分布:

第六师团(师团长神田正钟)武汉、黄冈、黄陂地区。
第五十八师团(下野一霍)鄂中汉川、云梦、潜江地区。
第十三师团(内山英太郎)宜昌、沙市、当阳地区。
第三师团(山本三男)湖北孝感、随 县、礼山地区。
第三十九师团(澄田睐四郎)鄂西钟祥、荆门、江陵地区。
第四师团(青木敬 一)鄂南通城、大冶、咸宁地区。
第六十八师团(中山淳),南浔路北段及九江、蕲春沿江。
独立第十七旅团(高品彪)湖北沔阳、监利、华容、石首地区。

相关链接
《第六战区受降纪实》载:
甲、受降准备
1、本战区得悉日本于八月十日提出投降照会,并奉委员长蒋删辰令一元电;日本政府己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即准备一切,以待受降工作之接受,便可适功执行。
2、通照委员长蒋未发亥令一亨电及真参电之指示,拟定本战区对敌军、对伪军、对伪组织,对复员处理基准纲要,于八月十五日分发各部队遵照实施。
3、奉陆军总司令何颁发中国战区各区受降主官分配表,指定孙长官为六战区受降主官,接收武汉、沙市、宜昌地区,日军第六四军冈部直三郎大将代表投降,计六四军一三一师,一三二师等八个部队,以武汉、沙市为投降集中地点,并于未午论电规定本部设置前进指挥所于武昌(本部为适应当时情况乃改设于汉口),饬与各该地区日军最高指挥官接洽,迅速派往并具报。
4、本部决定派少将副参谋长兼参谋处长谢土炎为本部前进指挥所主任,并于八月二十工日饬其前往芷江接受总司令部之指示,翌日返抵恩施。
5、本战区受降地区,受降部队,及前进指挥所之设置,既经奉令指定,即依据委员长蒋、中国陆军总司令何之命令,及总司令何所致日军冈村宁次大将中字第一号至四号备忘录之要旨,
于八月二十五日对本战区当天日军第六方面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大将发出第一、二、三号备忘录:
第一号:通告—一本长官所受之任务,及与本部连络,并限于八月二十七日上午十二时答复。
第二号:通告—一本战区各军前进地区及经过路线,日军不得阻碍,并限于二十七日实行,同时即交出土门垩。
第三号:通告—一派本部少将副参谋长兼参谋处长谢士炎前往汉口设立本部前进指挥所。
6、中国陆军总司令何于八月二十七日莅临恩施,本部即召集前进指挥所人员及执行受降任务之各部队长,亲聆训示机宜。
7、本部依照总司令何致日军驻华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中字第四号备忘录之规定事项,继于八月二十八日以备忘录第四号通告冈部直三郎大将,规定本战区各地受降主官及投降部队集结地点,及其他指定事项,并分令我各部队向指定地区前进。
8、本部前进指挥所主任谢士炎,率领指料所官佐一九员,通讯兵一二名,随军记者四名,宪兵一二名,共计四八员名,于八月三十日晨由恩施乘运输机直飞汉口,以第七号备忘录交其转致冈部直三郎,当日上午八时到达,并与本部取得连络,即日成立前进指挥所于汉口展开工作,此后本部与冈部直三郎之连络,及规定事项,各项要求。统由本部前进指挥所转达,互以电报连络。
9、本部与当面日军冈部直三郎连络就绪后,即于八月二十七日下达各部队前进命令,第二十六集团军所属,于九月七日到达宜昌、沙市一带,并继续向武汉、应城、孝感、黄陂前进,十七日己到达各指定地点。第十集团军各部,亦于九月十四日到人武汉附近;十六日进入武汉市区。
10、本战区各部队己遵令分向各指土地点前进,本部随于九月十一日由恩施现驻地出发,十三日行抵宜、沙,十七日到达汉口,进驻市部杨森花园附近之上智中学旧址,当将预定授与冈部直三郎之受降命令修正付印。并定于翌日“九.一八纪念日” 九月十八日下午三时在汉口中山公园授受(降)命令,先期通告日方遵行。“儿.一八”上午十时三十分,冈部直三郎大将偕其参谋长中山贞武及高级参谋,前来本部谒见司令长官请示投降各项事宜。
乙、受降实施
1、汉口方面
本部于九月十八日后中山公园新造之受降堂,加以布置,适当悬挂总理遗像暨委员长蒋肖像及国旗。是日下午三时,司令长官身着戎服,偕同副长官、总司令等及其他应行参加之党政军各界八十八人,相将就位后,由司令长官主持,亲将本部印就之六战作命甲第一号命令授与日军第六方面军指挥官冈部直三郎大将亲自签字受领。其参谋长中山贞或少将及来福栖静岛大佐、冈田芳议大佐、清水朂之大佐四人,均陪同参加。同时将本部六战作命甲第一号命令分达各部队,遵照实施,并呈报上级备案。日军第六方面军司命令冈部直三郎,依据本部右项命令,即于六月二十二日十四时,以其统作命甲第五十一号命令,下达其所属各部队,遵照实施。其部队投降时位置如附图。
2、金口、蒲圻、咸宁、葛店方面日军投降部队—一第八八旅团、第八六旅团、第十二步兵旅团、第—一六师团,以我第九十二军军长候镜如为受降官,第十集团军总司令王敬玖为总受降官,于九月三十日、十月八日,先后解除其武装。
3、仙桃、天门、岳口、应城、黄陂、孝感方面日军投降部队—一第五步兵旅、第一三二师团、第八五旅团、第八三旅团、第十一步兵旅团、第十七旅团,以我第七十五军军长柳际明、第五十九军长刘振三、第十八军军长胡琏兹为受降官,第二十六集团军兼总司令周嵒、第三十三集团二兼总司令冯治安为总受降官,于九月二十五日、十月一日、十月三日,各就集中地区先后解除其武装。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