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顺山人(史海拾贝)

博览掉着土渣的文化,抒尽浸着山气的乡情!

 
 
 

日志

 
 

李振西师长忆王汝昭张镜白团血战日寇豫西石大山  

2016-11-12 15:00:43|  分类: 抗战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振西师长忆王汝昭张镜白团血战日寇豫西石大山

 

阳郭史苑
(2011-09-18 06:56:26)
标签: 

杂谈

 

1945年春,日军发动了豫西鄂北及湘西战役。日华北方面军集结7万余人,准备了坦克百余辆,分路向豫西、鄂北的第一战区和第五战区进犯。

面对日军的进犯,第五战区部队奋起抵抗。但因新任司令长官刘峙畏敌如虎,指挥无方,致使南阳、老河口、襄樊等地,于4月先后沦陷,导致日军铃木师团由陕州曹庙方面,分两路进攻卢氏。一路由曹庙西南进攻陕灵一带的岔口;一路由曹庙南端进攻灵宝寺河,企图与洛宁县长水方面的另一师团日军夹击第四集团军的三十八军和九十六军于卢氏县境,并将第一战区豫西方面的部队完全压迫到陕西省境内,进而取道卢氏、商洛攻取西安。

当时,灵宝寺河防区是九十六军新十四师四十二团防守。新十四师的主力集合在卢氏官道口附近。岔口方面是四十军的一个团防守。日军的作战计划是:铃木师团只以一个大队附骑兵、炮兵各一中队由曹庙西南出号沟走岔口,切断虢卢公路并向灵宝朱阳镇佯攻,牵制潼关方面的国民党秦岭守备队;而主力则集合在寺河方面,准备击溃寺河防区的九十六军后,经官道口、杜关镇直接进攻卢氏县城。而洛宁县长水方面的日军师团等铃木师团通过杜关后,即向三十八军正面防线攻击前进,与铃木师团会师卢氏县城。由于战区长官司令部的错误指挥,误认为日军企图突破岔口后迂回到朱阳镇并直接威胁潼关,使灵宝的虢略镇、函谷关防线失去作用,致使灵宝的寺河街和卢氏的火山关、石大山相继失守,新十四师仓皇向卢氏杜关撤退。接着,四十军岔口阵地相继丢失,卢虢公路被切断,岔口的四十军向朱阳镇方面撤退。除一七七师守在卢氏县城外,正面防线只有腹背受敌的三十八军,其余部队准备分路向陕西洛南的主阵地撤退。第四集团军总部除少数人外,其余均已向兰草方面撤走。当时第四集团军总司令孙蔚如在重庆陆军大学将官班受训,由副司令裴昌会代理。裴根据陈诚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时预定的作战方案,向第一战区报告了撤退路线和到达的山区。但此时,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已由陈诚换为胡宗南。胡不同意陈诚的原定作战计划,所以接到裴昌会的电报时,立即制止说:“以洛南地区作主阵地的计划,本长官无此考虑。第四集团军除固守原阵地,没有命令不得擅自撤退外,突进之敌,必须责成新十四师集中全力击退,收复寺河街而固守之。”

此时,第四集团军的高级将领在卢氏县城的军用飞机场。这一突然变化,使他们抱怨与叫骂起来。纷纷说:“胡宗南把他的基本部队集结在陕西不用,专门叫杂牌部队给他挡狼……。”曾做过杨虎城参谋长的九十六军军长李兴中气愤地说:“胡宗南是逼着把杂牌军打光了,他好拾番号,扩充私人势力。”新十四师师长陈子坚干脆说:“别说收复寺河街原阵地,就是拿新十四师的所有兵力守杜关也守不住啊!”这时,胡宗南又亲自在电话中问裴昌会的当面敌情及出击部署情况。裴说:“当面之敌突破寺河街后,全部集中在石大山一带,据新十四师师长陈子坚报告,敌人兵力很大,该师防守杜关都感兵力不支,没有反攻力量。”当时胡宗南问裴为什么不使用一七七师,而裴答“一七七师守卫卢氏据点不能出动”时,胡宗南气愤地说:“唉!照这样,你们是决心把日军放进陕西来!”没等裴昌会答腔,胡宗南就把电话摔了。裴昌会接电话后闷坐在那里直叹气。李兴中说:“孙总司令不在,新十四师已残缺不全,再把一七七师打垮,总司令回来怎么交待?”第四集团军参谋长陈式玉说:“一七七师垮了,我们今后跑都没人掩护了”。胡宗南与裴昌会下命令要部队出击,而第四集团军的高级将领又反对出击,难为得裴昌会直想哭。一七七师师长李振西认为:胡宗南把陈诚都没有看在眼里,这些杂牌部队还能违抗他的命令吗?他说指定要一七七师开上去,如果推推诿诿等到敌人接近卢氏县城,在卢氏城郊作战,胡宗南稍微生一点气,不说别的,就是补给迟一点,也就够受了,倒不如按胡的命令,在敌人未到卢氏县城之前,赶快开上去。假使把敌人打退了,第四集团军的老人手也会原谅的;失败了,就根本用不着守卢氏县城了。并且对一七七师来说,出去比孤零零守一城要主动得多。于是,我对裴说:“我开上去!”

一七七师控制了整个石大山的东部及北部后,日军的退路已全部切断。此时已是上午7时左右,佐藤联队的先头部队已经进到陈家岭对面石大山的突出部,主力正在通过石大山南沟向陈家岭进攻。敌人初听到一七七师占领火山关的消息,还以为是少数部队扰乱,共派三四百人回来反击,其主力仍继续向陈家岭进攻,当陈家岭扑空后,才知道事态严重。于是,日军主力急忙分两路向火山关及石大山东部反攻。首先与530团第三营发生遭遇战,接着530团第二营亦投入战斗。激战进行到11时左右,佐腾联队始终被阻止在石大山南部。下午2时左右,敌人集中兵力,在3架飞机的掩护下,重点指向530团方向。由于该团伤亡过大,以致与531团之间出现空隙,使一个大队之敌,利用石大山腹部村庄的隐蔽,在两团空隙上了石大山顶,切断了石大山东部的联络。不但侧射得五三0团第二营站不住脚,而且立即威胁到五三一团阵地。此时敌人对五三一团方面采取守势,而以强大兵力猛扑五三0团第二营部队,反复肉搏两三次,后该营阵地终被敌突破。两个连长及300多名战士,都牺牲在阵地上。敌人占领五三0团第二营阵地后,即由山上、山下夹攻五三0团的第三营,致使该营陷于混乱状态。而五三一团由于地形的限制,被敌阻止,增援不上去,五三0团各自浴血苦战。到傍晚时分,中美联合战斗机群6架参加战斗,使敌机一架被击落在寺河街附近,两架负伤而逃。敌人地面部队由于中美战斗机的扫射,攻击受挫,停止在原地抬不起头。一七七师乘机重整旗鼓,集中三个营的兵力发动进攻,在中美空军的协同下,于次日上午8时前将阵地全部夺回。佐藤联队被压迫到石大山西南部负隅顽抗。入夜时,敌人改变了计划,只以一部牵制石大山内的军队,而以主力出石大山,攻击陈家岭东端高地方面的五三一团第三营阵地,企图突破该处向东撤退。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日军被该营打得返回石大山。第二天黎明,日军以一部监视皇协军两三千人在石大山西南端牵制官道口方面的新十四师,而以主力继续向火山关进攻。同时,铃木师团的另一个联队由陕州增援到寺河街方面,向火山关进攻。此时,一七七师腹背受敌。时值麦收前夕,赤日炎炎,照射着光秃秃地石大山。山上连一滴水都没有,后方又供给不上。本来部队先一天就没有来得及饮食,第二天天一明就投入了激烈的战斗,到傍晚时分,连重机枪水箱里的水都干了。开始战士们以尿代水往水箱里灌,到后来连尿都尿不出来了。敌人的攻击越来越猛,战士们舌焦唇破空腹应战,但却斗志旺盛,前仆后继,在中美空军的密切协助下,打得敌人不能前进一步。中美战斗机群看到将士英勇杀敌的情况,一再在上空向战士们表示致意。当时西安群众听说一七七师在火山关激战断了饮食时,纷纷把红薯、锅盔送到飞机场,交第一战区空投到火山关,更鼓舞了部队的士气。战士们奋不顾身,浴血奋战,敌军虽号称精锐,自早到晚,攻击没有停止过,但始终没有攻上来。黄昏时分,敌人的攻击力量完全丧失,一七七师将士虽成千的壮烈牺牲,但在抗战史上,却写下了光辉的一页。是役,日军在石大山及其附近伤亡两千多人,敌佐藤联队队长负伤,两个大队长被击毙。

当天夜里,长官司令部决定,以四十军一部及六十一师向寺河街方向佯攻,牵制敌人的行动,而以九十军二十八师及九十六军的全部先集中歼灭石大山之敌,再向寺河街发动总攻。于是,总部令九十六军新十四师全部,当晚推进到陈家岭以及石大山西部,令一七七师除一个团守火山关及其它高地外,其余天黑后由北向南攻击,与二十八师协同将包围在石大山的敌人全部消灭。午夜当地民众报告,石大山的敌人全部出了石大山南口,钻进了陈家岭前的大沟内,因而沟内有手电闪光。据潜伏守候的报告,大部日军沿河向西活动,似有北逃的模样。一七七师把这一情况报告给驻杜关的九十六军军长李兴中,并与新十四师师长陈子坚联络。均称石大山之敌,仍在原地未动。并说,入夜后,新十四师四十团、四十一团均推进到石大山西部及陈家岭以北地区,石大山以西以南均被该师封锁得水泄不通。如敌逃跑,该师当会发现。一七七师的王汝昭、张镜白两团长一再报告,石大山南部已无敌踪。五三一团第三营营长姜树德亲自带一个连队到石大山侦察了一次,黄昏后仍退回到沟里,沟里连潜伏暗哨都没有派。为此,我在电话里同新十四师师长陈子坚扯了半夜皮,最后陈子坚不耐烦地说:“好了,你的团长报告,敌人跑了,我的团队报告没跑。如果天明敌人未动,影响总攻你负责,如果敌人跑了我负责。”

东方出现鱼肚白。二十八师的一个团,正在通过大沟向石大山西部前进时,突然遭到由沟内南来之敌的袭击,迫使该师不得不在混乱中全部向沟西撤退。第二天天色大明后,新十四师派部队在沟内探索时,才知道敌人乘其不备,早于午夜溜出石大山,钻石大山南沟,并在寺河敌人的掩护下,突破了二十八师的封锁线,从寺河街西北逃向陕州、灵宝,使战役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但是,该战役毕竟击溃了敌军铃木师团的正面进攻,使日军腹背围歼三十八军,并得手后欲从老河口、荆紫关和卢氏、洛南两面夹击豫陕边防抵抗,从而沿商洛进攻西安的企图落空。就在一七七师在石大山激战之时,另一师团日军由洛宁县长水一带向卢氏的官道口东侧的新三十五师防区和范里北侧的十七师防区猛烈进攻,企图会师卢氏县城。此时,三十八军军部在卢氏县范里镇坐阵指挥,十七师担负洛河以南的防御任务,主阵地在下峪一带,前哨营挺进到中山镇,五十团一营被调至军部以北,归军部直接指挥,主要是抗击铃木师团一部的南犯。五十团二营归四十九团指挥,担任主阵地北段的防御任务。不久,刘侠僧率领三营也来到前方。新三十五师担任洛河以北的防御任务,主阵地在大小铁沟一带。洛宁之敌师团率伪军大举西犯,占领中山镇及附近阵地,并向三十八军主阵地猛攻,一直进犯到洛河岸边。三十八军在范里一带整顿后,即集中兵力向日军反攻,将日军逼退到长水镇、中山镇一带。此后,十七师向长水镇及中山之敌发动了几次大的攻击,并在周围进行了许多局部的外围作战。由于洛宁西犯的日军师团被击退,使进攻官道口的日军铃木师团成为孤军,不久被一七七师击败,狼狈地逃回陕州、灵宝一带。洛河以北由十七师五十团三营与一个独立团布防,十七师五十一团在下峪布防,梁励生率四十九团三营在范里固守。一七七师与三十八军协同作战,一方面在正面战场粉碎了日军两个师团会师卢氏县的企图;另一方面也使蒋介石再一次借日军之手在卢氏吞并三十八军的阴谋破产。

 

阳郭史苑注释:

1. 王汝昭团长为阳郭之大王人。中国共产党员,开国大校。阳郭史苑拟专条叙述。王汝昭曾在虎牢关率路云德营阻日寇七昼夜,阳郭史苑2010226日曾撰写“王汝昭率陕军血阻日寇虎牢关”;

2.  李振西(19061979),字昆山,定西人,陆军中将。1928年毕业于黄埔军校第4期。1936年,“西安事变”中,任17路军总指挥杨虎城部教导营长,负责警戒西安新城指挥部。抗战中,任38军教导团长、38177师旅长、师长,38军中将军长,参加了著名的井径、忻口、旧关诸战役。193810月率部血战娘子关,歼灭日军,收复阵地,振奋全国。1950年率部在四川茂县起义,任解放军西南军区炮兵战术研究会办公室主任、全国政协委员等职。

3. 石大山位于河南卢氏县官道口镇西北十华里处,属于崤山余脉,东西蜿蜒约二十里,海拔一千九百米。周围地势险峻,山顶怪石嶙峋,山腹以下坡度却很小,散落着耕地、村庄。石大山正南面对将军山,北面山腹突出一条鱼脊梁,叫陈家岭。石大山北端有一个关口叫火山关,地势复杂,是卢氏北部要隘之一。抗日战争期间发生在河南卢氏最大的对日作战就发生在这里。20110409日阳郭史苑:《三门峡日报》文“英雄石大山” 亦叙述。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