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顺山人(史海拾贝)

博览掉着土渣的文化,抒尽浸着山气的乡情!

 
 
 

日志

 
 

【转载】后死碑寻亲— 一场正义与亲情交融的盛典  

2016-12-12 20:45:03|  分类: 抗战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死碑寻亲—一场正义与亲情交融的盛典

 

 2009年6月6日上午天气阴霾,山西省平陆县洪池乡西郑村后死碑前,一条黑底的横幅平整地撑在半空,上面书写的“中条山抗日战争七十周年第四集团军平陆西郑战场阵亡将士祭奠仪式”30个白色大字,使现场的气氛更为肃穆。

   

                               

                 

                          后死碑寻亲— 一场正义与亲情交融的盛典 - cahsz1951 - cahsz1951   

 

         (平陆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

                                    四大班子领导出席祭奠仪式)

  

  祭奠仪式由平陆县政协主席赵旭光主持,洪池乡党委书记成胜生介绍了1939年1月23日发生在西郑村的战斗和立碑的经过。“后死碑前,今朝拜祭。敬仰英魂,慰藉忠骨。黄河低吟,中条漫舞。敬献花圈,潸然泪洒。呜呼哀哉,民族之魂……”平陆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潘长青饱含激情地宣读了祭文,代表秦晋人民对牺牲的28位烈士表示深切追悼。

 

 

                                                   

                                        后死碑寻亲— 一场正义与亲情交融的盛典 - cahsz1951 - cahsz1951  

                     (平陆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潘长青

                                                    饱含激情地宣读祭文) 

  陕西省政协、中共陕西省委党史研究室 、陕西省作家协会、西安事变研究会、十七路军军史研究委员会、杨虎城将军社会福利会、杜斌丞教育思想研究会、西安培华学院等单位领导专程赴晋出席奠基仪式。原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刘石民在祭奠仪式上讲话,感谢山西人民,感谢平陆人民,感谢平陆县政府,感谢西郑村的乡亲们;感谢他们发起寻找“后死碑”烈士亲人活动,感谢他们多年来对当年烈士 “后死碑”及墓地的维护和对英灵的祭奠。

 

       

                                              

                              

                              后死碑寻亲— 一场正义与亲情交融的盛典 - cahsz1951 - cahsz1951

    (中共陕西省委党史办17路军研究专家

                               李正义、雷学军向烈士敬献花圈)

 

  接着,十四位已找到的烈士家属向纪念碑献花把祭奠仪式推向高潮;三、四十位烈士家人手持白花,依次走向纪念碑献花。他们中间有六、七十岁的老人,也有十五、六岁的孩子,人人表情凝重,眼噙泪花。在当地民政部门的帮助下,徐治云是最先被找到的烈士亲属之一。此次为能亲赴山西祭拜哥哥徐治帮,徐治云在两个儿子的搀扶下赶到山西。 吴祥明25岁,柞水县人,他的爷爷吴宗树也牺牲在这里。在吴祥明看来,他对爷爷的依稀记忆也是来自父辈们的言传身教。此次他在县民政干部的陪同下来到平陆县,为的就是完成一个心愿,让身埋异乡的爷爷魂归故里。

 

         平陆富平宁是寻亲活动的始发起者

 

  平陆闲田菊香就是后死碑所在的洪池乡人,他的外爷也是十七路军抗日战士,近年来对外爷战斗足迹的追寻使他逐步了解了17路军。通过他给凤凰网的留言网址,我接识了他,并把他介绍给西北大学17路军史研究志愿者张恒老师。

  闲田自小在后死碑附近长大,儿时经常和伙伴到那里玩耍。闲田的同学富平宁在平陆县政协担任文史委员会主任,对平陆的抗战史料很有研究。2005年,富平宁在整理抗战资料时走访了中条山各个抗日战场。在西郑村,他发现了这处还算完好的抗日时期修筑的作战工事,工事旁边有一个抗日殉国将士纪念碑。碑的两侧刻着28位烈士的军阶、姓名、年龄和籍贯。28位烈士中,有24人为陕西籍,其余4人籍贯分别为河北、山东、甘肃和山西晋城。

 

 

                     

               后死碑寻亲— 一场正义与亲情交融的盛典 - cahsz1951 - cahsz1951

         (平陆县闲田菊香 [右]为寻访烈士

                                前期作了大量工作)

 

  富平宁考证,这块石碑是目前中条山地区惟一的为抗日烈士所立的比较完整的纪念碑。而且,此碑有一个浩气激荡的名字———后死碑。了解到后死碑的情况后,富平宁心里一直无法平静:烈士为国捐躯长眠他乡,70年来,没有一位烈士的亲属前来祭奠。这些烈士有后人吗?后辈们是否知道他们的事迹呢?2007年抗战爆发70周年纪念之际,作为平陆县政协委员,富平宁和毛淑霞在深入考察后死碑的基础上,于2007年7月7日写出《保护抗日战争文物 ,建立中条山抗战纪念馆》的社情民意,呼吁“搞一次回访烈士故乡的活动”。

 

        后死碑寻亲— 一场正义与亲情交融的盛典 - cahsz1951 - cahsz1951 

   (平陆县政协文史委主任富平宁[手持塑料夹者]

                         经常深入农村寻访抗战史料)

 

2009年二月中旬,闲田陪同去晋南搜寻17路军抗战史料的张恒老师在平陆几个乡镇采访,并介绍他和富平宁认识。富平宁遂提议陕西方面帮助寻找后死碑烈士亲人,并组织他们来山西祭奠先烈。2月下旬,闲田把后死碑加盖了保护亭的照片发给我,告诉这是富平宁政协提案推动的结果。据此我写了《后死碑——那一座叫人魂牵梦绕的丰碑》一文,2009年3月二日发在自己的博客上。在这篇文章中,我用一连串的发问表达了富平宁和闲田以及关注这些烈士的人们的心声:“这个纪念碑到底是什么时间建的?掩埋在它底下的战士都是哪里人,他们算不算抗日烈士?他们的老家还有没有期盼着这些战士归来的亲人?这些烈士的家人现在生活的如何?

 

 

        陕西省政协助力使寻亲活动得以推开

   

 平陆政协富平宁带给我们后死碑28位烈士名单是这样写的:

     一等兵杨金禄,年二十二岁,河北无极礼上村;

    下士王明义,年二十七岁,山东河吉简家集;

    中士范生贵,年三十岁,陕西岐山东南乡二堡二甲;

    下士袁冠武,年二十二岁,陕西□城陈家营;

    一等兵徐治帮,年二十一岁,陕西商洛治安乡徐家村;

    上等兵韩根元,年二十二岁,陕西□城南街;

    一等兵谭清海,年二十五岁,陕西城固大盆坝原家坪;

    一等兵赵天彦,年二十二岁,陕西蒲城东乡姚堡;

    一等兵王生才 , 年二十二岁,陕西礼泉安镇堡 村;

    一等兵李祥中,   年二十六岁,陕西耀县北雷家;

    二等兵王俊民 , 年二十七岁,  山西晋城县;

    一等兵魏瑞生,年二十一岁,陕西商南南二乡二保;

    一等兵张金根,年三十岁,陕西安康安海乡四堡二甲;

    一等兵周盛泰,年十九岁,陕西商南东广乡一保;

    一等兵汪家强,年十九岁,陕西榨水凤翔河村二保;

    一等兵王善文,年二十五岁,陕西商南白家□麻沟;

    一等兵郝兴泗,年二十五岁,陕西洛南北良乡五甲四保;

    一等兵冯振祥,年二十五岁,陕西商县南家乡增村;

    一等兵陈光有,年二十四岁,陕西长安三兴乡七保;

    一等兵李树云,年二十七岁,陕西商南西二乡张三村;

    一等兵李兴明,年二十五岁,陕西岚皋南乡五保一甲;

    一等兵傅青山,年二十四岁,陕西安康红口镇;

    一等兵  高智,年二十六岁,陕西商南大□乡一保;

    一等兵侯谙银,年二十岁,陕西商县上沙十村;

    一等兵孙志成,年二十四岁,陕西安康一□中保;

    一等兵任兴福,年二十七岁,陕西商南王家庄;

    一等兵王振峻,年二十六岁,甘肃天水北乡一保四甲;

    一等兵吴京□ ,年二十一岁,陕西柞水东乡九间房

  对于这样一个年代久远、地名更变不详、人名残缺、分布五省十几县的寻亲,仅仅依靠一个群众团体或几个志愿者是绝对难以完成的。富平宁他们希望陕西省政协能够给予帮助,但是一个省级政协是否应答一个没有隶属关系的外省县级政协,不要说富平宁他们心怀忐忑,就是我们自己心里也是没底。

   赵寿山将军的外孙杨新铁教授把这种顾虑告诉了杨虎城将军女儿、杨虎城将军福利会会长的杨拯英大姐;杨大姐长期担任陕西省政协委员,与省政协上下很熟。3月24日,杨新铁教授、张恒老师、还有17路军军史研究会副主任张振基,我们一行四人敲开了杨大姐的家门。扬大姐七十多岁了,思路清晰,反应灵敏,没有寒暄几句,拿起电话就与省政协有关人员联系。然后按照杨大姐的交代,我们赶到省政协办公厅,很快就被领到分管副秘书长王吉德的办公室。王秘书长曾经担任陕西省档案局副局长,对17路军与党的合作和中条山抗日比较熟悉,当即表示可以协助平陆政协寻找烈士亲人。

    

       后死碑寻亲— 一场正义与亲情交融的盛典 - cahsz1951 - cahsz1951

 

 

  得此信息,富平宁立即向县上报告,平陆县政协于3月30日向陕西省政协正式发出请求协助寻找24位陕籍烈士公函。四月一日,西安晚报在显著位置以《有烈士亲人信息 请告知》为题,发表寻亲消息。记者报道说,平陆县政协的公函已经转给了陕西省政协办公厅,省政协副秘书长王吉德表示,他们已经将这些材料转给了24位烈士所属的市、县政协帮助寻找。

 

 

          张恒驾车千里寻亲劳苦功高

 

  张恒是西北大学老师,其爷爷是17路军杨虎城、孙蔚如将军高级幕僚,夫人的外爷是中条山抗日烈士。因为追寻先烈战斗足迹,近年来接触到许多鲜为人知的17路军烈士悲壮史实。其身材魁梧,一米八的大个子貌似关中硬汉,但谈起17路军抗日战士的遭遇时常倏然泪下。

  今年3月份他在平陆县洪池乡西郑村采访抢救当年1.23战斗史实和见证人时又一次亲临“后死碑”,萌发了寻找烈士亲人以告慰烈士英灵的想法,盼望着能“通过找寻活动抢救这个历史,还原这段历史”。恰好平陆县政协也希望找到这些烈士的家人,于是张恒与平陆县政协文史委富平宁两人一拍即合,从此踏上了寻找烈士亲人的旅程。尽管事先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正开始行动,他们才发现事情比想象的还要困难。因为寻找烈士亲人,主要依据碑文“翻阅县志,向当地的老人打听”。由于风雨剥蚀,石碑上的小字已模糊不清,不易辨认;“后死碑”上记载的烈士家乡的地址,有不少是国民党统治时期实行保甲制时的地址。保甲制时期较短,许多老人都不清楚,后辈就更不用说了加上当年烈士大多文化不高甚至文盲居多,所报地址和姓名很多音同字不同,有些烈士来部队前没有学名只有小名,很多到部队后才起的学名,这成为给烈士寻亲的一大障碍。而且民国时候实行保甲制,与如今的区划不一致,给查证也带来很多不便。更令人担忧的是,如果不能马上找到,这些老人一旦去世,这段历史也只能随之埋没;他们能做的只有快些,再快些,与时间赛跑!

 

  5月11日下午,他们专程来到柞水县,寻找汪家强和吴京囗2名柞水籍烈士的亲人。 次日清早,张恒一行从县城出发,翻山越岭,驱车200多公里,在柞水县城以北的丰北河乡北河村三组,找到汪家强的亲人。据丰北河乡北河村三组现年67岁的汪祥才(汪家强的叔伯侄子)说,“我爷和汪家强的父亲是亲兄弟,汪家强兄弟3人,汪家强是老大,汪家胜是老二,汪家和是老三。三叔汪家和几年前已搬到泾阳县居住。听我父亲汪家印(已故多年)曾讲过,大叔汪家强当年参军时大概只十三四岁,一直没有回来,也没有音信,我们也没办法寻找”。

 

          后死碑寻亲— 一场正义与亲情交融的盛典 - cahsz1951 - cahsz1951 

 

       (张恒老师 [后排站立者]和平陆县政协富平宁

                   [ 右起第二人]与烈士亲人合影留念)

 

 随后,张恒老师一行又驱车来到40公里以外的九间房乡,找到86岁的吴绪斌老人。据吴绪斌回忆,“我们这里过去有两个人被拉去做壮丁,其中,有一人叫吴宗著(病故多年)跑回来了,另一人是小柳林沟的吴宗树一直没有回来”。小柳林沟一位76岁的吴家婆婆证实,“当壮丁的就是吴宗树,吴宗树有兄弟3个,吴宗万为老大,吴宗发为老二,吴宗树为老三。吴宗万和吴宗发都已过世,吴宗发有3个儿子,至今还住在小柳林沟”。

  当晚,丰北河乡党委书记王华岁在电话中向张恒报喜,“据土桥村支部书记柯长喜提供线索,已与烈士汪家强的二弟汪家和取得联系,他提供的情况与调查结果基本一致”。5月13日上午,九间房乡党委书记吴绪成也打来电话告知,吴宗(京)树(囗)的侄子吴绪龙(今年72岁)证实,他二叔吴宗树是被双坪村汪得民保长叫去当兵的,当时吴宗树在曹坪纸房沟教书,离家时间大概是1938年3月左右,第二年他所在部队来过一封信,通知说吴在作战中阵亡”。 根据得到的这些线索,张恒和富平宁断定了吴宗树就是当年1.23战斗中牺牲的吴京   的烈士。

 

 

 

根据得到的线索,张恒一行又奔赴泾阳县,在云阳镇张群村四组找到烈士汪家强的二弟——78岁的汪家和。据汪家和说,在他七八岁时,他大哥汪家强原名汪家恒(横)被拉去当兵,一直没有回来过。得到汪家和的佐证后,他们当即断定柞水烈士汪家强的弟弟就是汪家和。他向老人家讲述了这次战斗的经过和他哥哥为国捐躯的经过,并到村长家中将汪家和是烈士弟弟的消息告诉村村长和干部,希望移民到泾阳的村里能多多关照汪家和一家。 

自从开始寻找烈士亲属,就经常有陌生人找上门来,急切盼望在张恒这里能找到自己的亲属,他总会耐心地拿出自己收集到的资料,与他们一起查证。寻找烈士亲属的这些日子,他们这一路走来,不知道经过多少周折,见证了多少人的悲喜交加,听到多少过去的辛酸故事。作为西北大学的一名教师,很多人觉得张恒做这件事是不务正业。而几年来一直往返秦晋之间、挖掘陕西人血战中条山历史的张恒认为,这是陕西人对抗战的巨大贡献,不应埋没在历史的尘封中。张恒老师多次表示:“这次活动就是通过寻亲抢救这段历史,还原这段历史,让青少年记住这段曾经在70年前,我们陕西的热血男儿也为抗日战争,也为中华民族的解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5月5日开始,张恒和富平宁踏上亲自寻访烈士后人的行程。截至17日,他们走过陕南的商州、商南、柞水,关中的泾阳、礼泉、耀县等十多个市县,12天辗转近3000公里,找到了6名烈士的亲人,在这次寻亲活动中建立了汗马功劳。

   

         五省媒体联动为寻亲推波助澜

 

  3月31日西安晚报记者王海鹏以《长眠山西70年 不见后人来凭吊——寻找24位陕籍烈士家人》为标题,首次在新闻媒体上披露了寻亲消息。4月1日又以《有烈士亲人信息 请告知》为题,发了“寻找24位陕籍烈士追踪”新闻。再后,又连续发了“寻找24位陕籍烈士追踪”多篇消息。

  山西晚报4月26日发布消息,称本报今起推出系列报道,关注平陆西郑村一石碑记录的28位抗日英雄。山西晚报记者说,本报已与《西安晚报》《燕赵都市报》《兰州晨报》和《枣庄日报》4家在当地有较大影响的媒体取得联系,从今日开始将与陕西、河北、山东、甘肃4省的新闻媒体进行联动,寻找烈士的亲属和后人。28名烈士中,有4名烈士分别来自山西、山东、河北,甘肃。本报发起媒体联动后,各家媒体都尽力寻找线索查证。天水晚报知道此事后,主动加入联动,先后7次发表报道,在当地引起广泛关注,当地热心人士、乡镇和公安派出机构大力协助,烈士身份获得确认

 

      后死碑寻亲— 一场正义与亲情交融的盛典 - cahsz1951 - cahsz1951

   (陕西日报、华商报、三秦都市报,陕西电视台、

                      西安电视台等省内外媒体连篇报道寻亲活动)

  

  富平宁和张恒的烈士寻亲之行,所到各地都受到极大关注和重视,许多乡镇干部开着车带路找人,各地的新闻媒体都给予了报道。安康市汉滨区委宣传部副部长罗先余看到24位陕籍烈士中有4名是安康人,他不仅查阅资料找线索,还发动朋友寻找。罗先余了解到,该省安康籍烈士傅青山的家在汉滨区恒口镇,而且傅青山的亲侄子傅长生现在就住在该镇傅家营村。《商洛新闻信息》发布寻亲消息后,商县治安乡徐沟村烈士徐治帮的亲属已经搬家许多年了,在看到报道后,他们立即找到商洛电视台“认亲”。

 不止新闻媒体,烈士家乡所在地的网站、论坛以及社会热心人士的个人博客等网络传播载体也对寻亲消息转载、传播,对寻亲活动顺利开展起到积极作用。

 

         平陆党政领导和人民群众是寻亲的原动力

 

  28位烈士长眠平陆县西郑村,70年来,西郑村的村民们没有忘记这些为国捐躯的英雄。尽管已经过去了70年,但对于那场战事,90岁的柴昌老人依然记忆犹新。“当时三营正在吃午饭,一听说鬼子来了,立刻放下碗筷就提着上了阵地,最后一直打到半夜,28名战士就是在那次战斗中牺牲的。”柴昌老人回忆,牺牲的士兵先是被简单地安葬在村边的一片空地。一个月后,营长张玉亭带人来第二次安葬战友,给烈士们每人备了一口棺材,并在每口棺材内放了一块用刺刀刻着烈士姓名、籍贯、年龄、军衔的青砖,随后又找来石匠,用一块青石刻成了“后死碑”。

        后死碑寻亲— 一场正义与亲情交融的盛典 - cahsz1951 - cahsz1951 

        (左起第五人是西郑村90岁的柴昌老人,

                   第六第七分别是87岁的刘富和85的柴作栋老人)

 

 

  提起往事,87岁的刘富和85岁的柴作栋两位老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抢着讲述当时的情景,说到动情处,老人们眼里噙满了泪花。他们说“杨虎城将军带出来的这支部队纪律严明,很受群众欢迎,安葬烈士的许多棺材板都是村民自愿捐的,立碑的青石也是人们自发帮助从沟底抬上来的。当时,我也帮着转移过烈士的遗体。”烈士安葬后,每到清明节,西郑村的村民都会按照当地风俗自发带着祭品为烈士扫墓,即使“文革”期间也从未间断。今年71岁的张文光,1993年从教师岗位退休回村后,开始搜集整理28位烈士的事迹。16年来,他坚持清明节期间义务为附近8个村庄的400余名学生讲解抗日先烈的事迹。“我是1938年出生的,那次战役是1939年发生的,父亲生前经常给我讲起那段战事,告诉我要不忘记先烈。”张文光说,为了让人们永远怀念烈士,他不但为学生当义务讲解员,还先后多次组织学生将倾斜的纪念碑扶正加固。

 

       后死碑寻亲— 一场正义与亲情交融的盛典 - cahsz1951 - cahsz1951

 

            (中共平陆县委副书记廉广峰

                          [右排第二人]出席座谈会并发表讲话)

  当地政府也没忘记这28位烈士。自2005年发现“后死碑”后,平陆县政协文史委员会主任富平宁很快提交了《关于保护抗日战争文物,建立中条山抗日纪念馆》的社情民意,希望政府保护抗日烈士纪念碑:“烈士用生命捍卫中条山,把热血倾洒在中条山,中条山的人民没有忘记他们,人民政府更不应该忘记他们!”平陆县县长任秀红得知后当即表态,拨出专款,责成民政部门高标准设计,高质量施工,尽快建成纪念亭。听说要为纪念碑建亭,西郑村更是积极配合。对建碑亭的占地问题,村民们表现得异常慷慨:“先烈为了国家民族,把生命都献出去了,为纪念他们,占我们的一点地算啥?”在各方齐心努力下,2008年清明节前,纪念亭如期竣工。

  2009年6月5日晚7时,“中条山抗战70周年平陆六六战役座谈会”在平陆宾馆会议室召开。原中共平陆县委党史办主任赵月德介绍了陕军中条山抗战经过,平陆县委副书记廉广峰、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潘长青出席座谈会并分别发表讲话。平陆县政协主席赵旭光总结会议时指出:“第四集团军在中条山坚持抗战近三年,牺牲将士两万多人,仅有28位烈士留下了姓名。那些为抗击外辱而捐躯的无名英烈,更值得我们缅怀。”

 在“中条山抗日战争七十周年第四集团军平陆西郑战场阵亡将士祭奠仪式”上,平陆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四大班子敬献了花圈;在向阵亡烈士默哀之后,平陆县民政局局长张效伟为烈士亲属们颁发证书:“原国民党陆军第四集团军之96军177师一等兵××系陕西省××县××村人,于1939年1月23日在中条山西郑村抗日战斗中阵亡,时年××岁,现有1939年元月所立石碑为证。”

  今年4月6日,我又在自己的博客上发了《山西平陆发现陕西17路军抗日烈士纪念碑》一文,介绍在平陆沙口村发现的另一通烈士纪念碑;一位陕西博友留言,用来作为本段的结尾吧:“使人欣慰的是山西的政府和老百姓没有忘记我们十七路军先辈在那片土地上洒下的热血!”

 

         寻亲活动使烈士后人心灵得到抚慰

 

  六月六日, 在“中条山抗日战争七十周年第四集团军平陆西郑战场阵亡将士祭奠仪式”上,烈士亲属们手捧白花,依次进入碑亭,抚摸着那块经历了70年风雨、字迹已有些模糊的石碑,逐字辨认寻找亲人的名字。“找到了,找到了,在这里!爸爸,我们看你来了,你安息吧……”一位老人抚摸着碑上的字,动情地说着,脸上已经挂满了泪珠。王振峻烈士系现天水市麦积区渭南镇吴家庄人,原名王振院。得知要来平陆祭奠的消息后,王振峻烈士的儿子、今年72岁的王宝玺老人特地早早赶到陕西,和大家一起来到了平陆。

                                       

                                     后死碑寻亲— 一场正义与亲情交融的盛典 - cahsz1951 - cahsz1951      

                                                

          (烈士亲属都得到平陆县民政局

                                      出具的烈士牺牲证明书)

  

  75岁的徐治云没想到,在他有生之年还能到哥哥牺牲的地方为他点上一根香。六日上午,和徐治云一样来自全省各地的14位陕籍烈士家属在山西平陆县洪池乡西郑村后死碑前,凭吊70年前牺牲在这里的先辈们。在掩埋哥哥的麦地里,一行热泪从他苍老的脸上缓缓流下,徐治云轻声地重复着 “ 哥哥,我们来看你了,跟我们回家吧。”经过遥遥70年,英雄们终于等来了魂归故里的这一天。

  

  后死碑距离西郑村不到一里路,一大早老老少少的村民就赶到了这里。柴昌也不例外,今年已经90岁高龄的他,当年曾亲手掩埋了在“一·二三战斗”中牺牲的28名将士。安康烈士傅青山的侄子傅长生紧紧握住柴昌老人颤巍巍的双手,将200元钱紧紧摁在老人的手中,以示对他的感谢。在这次祭奠仪式上,平陆县民政局局长张效伟还向“后死碑”记载的阵亡将士家属颁发了烈士阵亡证明书。烈士亲属们依次领取了烈士牺牲证书,向现场的人们鞠躬致谢。70年后,已经不需要太多的悲伤,更多的是欣慰的表情。

 

 

                 后死碑寻亲— 一场正义与亲情交融的盛典 - cahsz1951 - cahsz1951

      ( 中共天水市麦积区委常委、武装部部长

                       任长军作为烈士家属代表讲话)

 

  中共天水市麦积区委常委、武装部部长任长军爷爷任丙扬,也是一位“后死碑”留名的陕西籍烈士。作为烈士家属代表讲话,任长军上校道出了大家的心声。他说:  “70年前28位热血青年抛头颅、洒热血, 用生命树起了一座永久的历史丰碑! 追忆前辈的光荣历史,我们深受教育;感受先烈英雄壮举, 催人奋进。我们一定要勿忘历史, 勿忘英烈, 承英烈遗愿,为建设更加富强的祖国而贡献自己的力量。”

 

  当年中条山抗战第四集团军最高将领孙蔚如将军的女儿孙存朝,这次也赶来祭奠烈士;她今年55岁,是孙将军最小的女儿。她告诉村民,杨虎城将军的外孙本来也要来祭奠,因临时另有紧急任务没来成,以后会来看大家的。

  来自陕西的张采芹老人并非后死碑烈士的亲属,她是带着儿子李武到平陆来寻亲的。她说自己的伯伯张怀德,原本是第四集团军独立六旅的中尉连长,也是在中条山抗战时牺牲在平陆周仓庙一带。张怀德牺牲后,家里人当时就知道了消息,同时听说张怀德早已在外成家,留下了一个女儿。多年来,亲人们四处打听一直未能找到。”张采芹老人说,“这次全国都在关注这件事,可能我伯伯的女儿也能看到,我们特别希望她能和家里人联系上。”

 

 

                   后死碑寻亲— 一场正义与亲情交融的盛典 - cahsz1951 - cahsz1951

       

            (我终于亲手抚摸到了叫人魂牵梦绕的后死碑,

                           辨认那些风雨剥蚀模糊不清的烈士姓名)

 

 

  最后,我想用原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刘石民在祭奠仪式上讲的的一段话为这次五省联动、规模宏大的抗日英烈寻亲活动做一个总结:“我们认为今天的寻亲结果,早已超出了寻亲本身的初衷。它不仅仅是找到了十几位烈士家人,它的过程体现了我们党实事求是,尊重历史,努力构建和谐社会和以人为本的宗旨。这次寻亲活动可以说是一次党统战政策的宣传,秦晋两省人民爱心的传播,爱国主义传统教育的弘扬,近代革命历史史实的又一次回顾。”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