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顺山人(史海拾贝)

博览掉着土渣的文化,抒尽浸着山气的乡情!

 
 
 

日志

 
 

【原创】我的人生从这里启程(后)  

2017-01-14 14:56:23|  分类: 原创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我的人生从这里启程(后)

 

作者:王顺山人

 

    一九七二年七月、我怀揣着调令来到渭南这座并不陌生的城市。之所以不陌生源于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在蓝田陷入武斗混乱形势所迫下我同文艺队来此逃生。可笑的是今番来此也感觉不到一丝轻松,我在兴奋及难舍交集下忐忑地踏进了渭南城。文革过去五年;这座百废待兴的城市还在修复往日的创伤、看上去遍体鳞伤虽除元气尚未提升,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我的眼里渭南显然宽阔开放许多。

 

       我报到的地方在二马路第一旅社、渭南供电局的筹建处就设在这里,接待我的人叫马水宣,他告知我被分配到送电处。我到送电处见了主任范金荣,范师傅告诉我处里大部分人都住在西安,你去西安工程处找风有太、然后在西安带电班培训;我乘火车到西安供电局向风班长报到,同时报到的还有另外三名西安的知青王毅、白新民、李炳安、还有刘家平、朱建文、何寿芳、吉荣谦几位师傅,从此我们开始随西安供电局带电班出勤检修操练,这年11月份省局召集关中四个局送电工、参加兰州到陕西的33万超高压输电线路检修会战,我们开往甘肃省天水地区检修铁塔更换瓷瓶;领队的是省局向作民向总、人精干踏实没官架子,常和我们在工地上摸爬滚打令人亲切,一路走来虽然要爬上四十多米高的铁塔、要饱受塞外寒风施虐但我的内心很充实,一月有余我们的攻坚任务完成,过了张掖大家喊着要去兰州转转、向总欣然答应;我们关中局几百号人浩浩荡荡地开进了兰州城,我们在兰州游玩两天提议去刘家峡,大家齐声讲:千里之远检修330就是为刘家峡水电站服务,应该奖励观光刘家峡水电站,向总开玩笑说:得寸进尺,然后大手一挥,走咱们会会刘家峡。

    自古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不到源头非好汉。走出兰州我们直奔刘家峡水电站厂,厂领导对我们的到来表现出极大的热忱,稍做整休迅速安排我们赶往刘家峡。刘家峡水电厂在黄河上游拦腰把激流堵住建起几百米高的大坝、到了黄河上游方知道浑浊的黄河水在源头是如此清澈;汹涌的黄河水从坝顶飞越直下气势磅礴、临近大坝几百米便觉震耳欲聋诚惶诚恐,湍急的瀑布腾空而下掀起沸腾的巨浪令人敬畏;电厂设在库区水下几百米的深处,要进到厂区需顺着专修的宽敞的山洞向下走很长时间,地下水厂区安保非常严格,进出车间有不同颜色的工牌考核审验,在厂保卫部警卫带领下我们进入神秘的地宫,目睹处在滚滚黄河水流底处一群电业人创造地人定胜天的奇迹。

 

 

   一个多月的兰州会战让组织见识了我胆大心细与吃苦耐劳的本色,我的团组织关系正好这时由厚镇转到渭南、我也在渭南站住脚。七三年七月处里报计划去南方五省参观学习,风班长倾向让西安一轻工去、而处部几个领导一致坚持让我去,一场明争暗斗我得到外出长见识的机会。

    火车挂着北方的黄土渣去迎接南来的滋润,渐行渐远坎坎坷坷的黄土地已甩得无影无踪,扑面而来地是绿油油的稻田、还有那连绵不断红彤彤的丘陵,远方的田埂畔几头灰色的水牛安详品味着上帝赐予的肥草,隐约间仿佛传来牧童清脆的短笛声,此刻眼帘前呈现的景色俨然已不是梦境、更不是虚拟般的画乡,我如痴如梦的陶醉在诗意般的江南水乡;我此行目的地没设限,沿着陇海线第一站到达武汉,带队负责是周东生工程师,他工作经验丰富在行业又有人脉,出发前他给武汉局打电报报了我们车次的时间,火车到站时武汉局专车早已在汉口站等候;人说:天下百灵鸟、灵不过武汉佬,接触了武汉人方知湖北人待客细微之处,在武汉一周,武汉局特别安排人领我们下基层参观、车接车送服务到家真是感人,一周武汉学习令我受益匪浅,我不仅学到专业知识、还领略了待客之道,一周后我们开拔去长沙,到了长沙一行师徒五人办完了公干设计旅游的路线,我顺路实施省亲寻根。

 

   我出生于湖南湘潭、却一直长在陕西,几十年了我常常梦想那个生我的地方,因为那里是毛主席的故乡,于是湘潭韶山冲是我们的首选;长沙距离韶山大约两百多华里,既可一走水路沿着湘江乘船在湘潭转车而至、也可以乘特快列车直达韶山,出于便捷我们决定乘坐长沙开往韶山的特别列车。韶山冲真乃名副其实的天成大器,茂密的植被把个韶山冲裹得严严实实,咋一看去烟雾缭绕中凸显一排排宏伟的建筑、这就毛主席故居纪念馆,馆前一座雄伟的毛主席挥手塑像高耸云天,令我们这些刚刚走出文革长河的仰慕者不禁肃然起敬,我们兴奋不已地挤开入群与主席雕像合影留念,随后进入纪念馆;馆内陈列着主席当年激扬文字风华正茂闹学运的资料、陈列着主席当年发动秋收起义的诸多物件、目击之处无不感人肺腑三生有幸。

   走出纪念馆沿着崎岖小道我们来到了主席的故居,寂静的小村没有那种历代帝王将相故里的龙气,却多了一份古香古色的乡土气息,故居的房子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土墙青瓦构建的院落数说着主人曾经的殷实而无奢侈的家境,房前屋后莲池绽放地荷花随风摇曳、好像替主人招呼着远道而来的宾客;屋内陈设简陋、一边陈设着主人曾经用过的农具、另一边摆放着女主人用过的织布机,男耕女织的生活雏形一下子浮现在我的眼前,其实伟人也是出自凡人、一股血浓于水的激情油然而生,再一次激起我对主席家族的敬仰。

    告别主席故里在返回长沙的中途、我告假分道赶往湘潭市,湘潭是一座坐落在湘江岸边的城郭,古老的县城面朝着湘江方圆也不足十里,我粗略地游了游代有老字号风格的老城,也就是古老的衙门前面仅有的一条繁华正街,背靠着一排排民居的南面的那条沿江高低错落的小街、沿街的房屋或居或商文革后飘零的景色、繁华不再恬静有余了;老城的西面是新扩建的湘潭新区,一架天桥横跨南北、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把个湘潭再造成湘江畔上一颗夜明珠。

    思亲心切我度步在狭窄的小巷,仅凭拮据的信息打听着亲人的居住地,几经周折终于找到我姨妈的居家,好心的街坊邻居把我带到了姨妈的家,登上小楼迈进木屋迎面来了一位慈祥的老妇人,我激动的喊了声:姨妈,我是立夏。老人浑身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便喃喃自语:真像、和他爸年轻时一模一样!我连声问了句:咋不见外婆?姨夫回声:又出去遛弯了。;午饭时分外婆回来了,分手了几年我们再次相聚、婆孙真是喜出望外泪流满面,姨妈心痛的说:整天念叨立夏,立夏来了还不开心?席间姨妈给我介绍表哥、表姐,兄弟姐妹相互问候自是一场欢喜不说;姨妈说:立夏你是在这生的,一会带你去看生你的地方;那是一座低矮的小屋,透过窗缝昏暗的户内亮度已无法幻视屋内的一切,看来这里主人也是见异思迁早已弃居而去,唯独这小屋依然默默地告诉我、这里曾经有过那随着母亲摇篮曲晃动的摇篮。

      天下哪有永聚不分的宴席、分手的日子到了,那天天公太不作美,狂风夹杂着大雨搅得人心烦不安,表姐、表哥恋恋不舍地都劝我别走了,我忧然地说:真不想走,可说好了今天晚上出发要到上海去。姨妈说:给公家干事也由不得自己,就让你毛姐送你到码头吧!湘潭码头距离县城有很长一段路,那时交通也很不方便,姐弟三人打着伞送我到了江边,紧赶慢赶船也快开了,我急匆匆上了船,风声中耳边不时传来毛姐姐的呼唤:立夏有时间再来呀!,望着雨中相依的表姐表姐夫,我的眼眶一下子热了起来,此刻泪水夹着雨水不停地顺脸颊流淌,我哽吟地摆摆手道别了姐姐,道别了梦乡的摇蓝!

   我 顺路省亲大家很给面子、师傅们留给我一天一夜时间他们在长沙守候两天过后我们乘车向杭州、上海出发。我们在浦东高压供电器区取经五天然后、满载而归沿长江逆流直上返回汉阳后取经洛阳打道回府。

 

   中原五省学习真是大开眼界,回来后我全身心地一门心思把精力投入到工了作中去,我和老师傅们在一起研制开发新的带电作业工具、开发新的项目;我们常往返西安到渭南区间,一方面应付渭南区域的电力故障,另一方面在西安供电局借用车间研制工具。到了74年渭南局办公大楼及宿舍终于落成进驻办公,通过了两年地打拼我在这小有名气,渭南局建成后我成了大忙人,除了日常业务社会活动愈来愈多,团委、宣传科经常找我帮忙、我常参加通讯员培训,处部一些文案事也压向我,活动多了参加班上的检修少了招来不少非议,有人给我冠名脱产工人的雅号;当时为了壮大带电作业班,我们班组迅速扩充为二十多人的大班,其中中专学生就有六名、北京知青三名、西安知青六名、渭南知青三名、老师傅三名,班上这些人如论家境、论资历那个都在我之上,可在那个凭政治表现呼风唤雨的年代,班里除了业务班长说了算、其它就由我包办,其实我何尝不愿意和大家打成一片,我不想抢别人的风头让自己孤立、但社会浪潮推着我向前走、身不由己使我的内心常陷入烦恼中。

        我不是那种踩着别人肩膀向上爬的人,我的性格决定我为人处事要凭良心。1974年冬组织科派我去张家口调查原炊事班刘玉印在文革武斗中的问题,后任局长朱华荣当面跟我开玩笑:“你真牛皮、不是党员调查党员”,但就是我这个不是党员外调党员个例、却保护了一位党员的安危;我们一起去外调的党员叫候xx,到了张家口市委办理介绍信后去厂里调查,厂里给出的资料是:刘玉印在武斗中参加武斗队、曾经任武斗队侦查员;回到宾馆我越思量越感觉材料有出入,因为一个专业武斗队的侦查员也是有分量的人物,为了向同志负责、谨慎起见我坚持第二天重新调查,第二天我反复询问:那天武斗是什么样的武斗、拿什么武器、刘当时具体干什么,结果就是同一波人给出了不同的答案,结果就是一起普通的赤手空拳的群殴,刘玉印就是到对方那里打听消息而已。厂子重新开具了刘玉印在文革中参与过一般性群殴的证明,由于我的坚持原则才使刘玉印逃过一劫免于处罚。

    1975年四人帮猖獗时局里抽我在工宣队、我随团到处巡讲批林批孔,当年有一个交大毕业生叫潘文奎、那天在人民剧院召开批潘大会、会议途中处领导找我写一篇批判潘的发言稿,我对潘处境很怜悯,就直截了当回答:我不了解潘我没办法写,主任不高兴说,“你看人家咋批、你咋写,”我坚持不动笔结果害得主任没发言丢了面子,要知道在那个年月得罪了顶头上司、一个局党委委员会有好果子吃了,果不其然我的处境从此发生转折、我在不知不觉中被边缘化。

   1975年我陪局党委王允成去验收汉中供电局工业学大庆,同行的有蒋齐家工程师、后任白水局局长赵志义,我们一行四人乘飞机去汉中、那是我第一次乘坐飞机、虽然是安二型不那么舒服、但在我们同龄人里我感觉很自豪。到了汉中局我们人模人样地在汉中局走了过程,晚上王书记写了第二天丰富的讲话稿,然后让我替他操一遍,那稿子何止是操呀、文章通篇无标点符号,我拿着草稿逐句推敲、加标点、分段落,夜晚10点总算大功告成,这时蒋齐家工程师接过讲稿大呼:想不到你标点符号用得这样标准呀,王书记满意地笑了笑;汉中回来后传来一股风,我要调到局团委、结果终久不见成行方知有人从中作梗故,我自知自己不是当官的料,因为我有自己做人的原则,我一生奉行按自己原则做人,不以他人眼色行事的信条,这一缺陷使我无法适应这个社会圈子。

 

 

1976年 我遇到一场未遂事故,外出检修时横穿铁道,当汽车前轮压在铁道时走了神的司机发现火车疾驶而来、猛踩油门冲了过去,就差几秒钟时间可能断送整班人的命,在慌乱中我们几位跳下车,虽然没有造成大的伤害但摔得不轻,回局后经过简单处理后我被送回家,真是不幸中的万幸,第二天局长、总工都来看我,叮咛我安心养伤、我很感激;恰好此时我的儿子出生,我在养伤同时在家伺候老婆坐月子,这段日子我冷静下来开始思考来渭南这几年经历的风光及烦恼,思考自己今后的路如何走,我渴望过安稳的日子有个安稳环境。半年过去了我继续疗养没有上班的意思主任烦了,派副主任李景奇给我放话讲“有人小病大养,无病呻吟,”心底无私天地宽、我不以为然,我不在乎身外之物,谁也奈何不了我。

 到了年底局内机构变动我分到了运行处,新单位主任张追云教师出身处事稳健善解人意,加之服务组副班长王忠校提到处部当业务主管,他推荐我去服务组接替他的副班长工作,我被调到服务组上班、处部赵耀军主任找我谈话,我对主任承诺:班长就暂时不要宣布,如果我一进去就当班长老人手能服吗、相信我、我全力协助班长工作。带电服务组是专门研制带电作业工具的班组,带电作业在西方发达国家很吃香、工人采取乘直升飞机在高压线上空、通过绝缘绳将人投放到故障处作业、国内一般靠爬绝缘软梯登到线路上进行等电位操作、我们就是研究制作这类绝缘工具、更多的是研制间接操作的工具,所以这个班除了应具有线路工的本能外、还得学会车、钳,焊等技术,到了这个班我认真研究技术、三个月下来班里所有设备我就全掌握了,班上有个西安仪表学校毕业的女技术员康文锦几次问我、你在哪去学过机加工,干活有模有样的,我笑而不应;其实我清楚懂线路检修是我的强项、从她的身上我看到自己的短板;后来新主任王文元是个注重技术培训的领导,我主动提出去西安制图学会深造学习得到了他的支持;1977年我专程去西安参加机械制图学习班、在这里进修的人员、大都在单位设计室呆过一段时间的设计员、几乎见不到工人,经过一个半月的系统学习,我掌握了测量测绘、平面制图、立体制图、刨示制图的基本技能,见识了制图、晒图的流程进步很大,我可以讲以我当时的能力应付一个制图员的日常工作绰绰有余。

回到单位我在班里比其他人都要出彩,加之我带电作业实践经验丰富,班里工具研制改革方案许多都是经我的提议完成,我这些才干得到局生技科地认可,10年来我年年被派外出学习、参加水电部举办的行业科技研讨会、带电专业表演会,我惊讶地发现会议签到册上签名的不是局长、便是总工、不是工程师、便是技术员、像我一样签上工人职务的几无仅有,10年来我兑现当初承诺不担任班长、但百分之百协助班长发挥骨干作用、没技术员的职称、技术员的工作我照干。

 人的一生有许多活法,或为仕途费尽心机、或为财富舍命拼搏、或为温饱苟延残喘,也有一种人既把当官看得很淡、又把金钱视如草芥,这类人是那种财商不高、情商匮乏、官场无路的愚人,加之生性木乃自然少了几分风流倜傥、一生与权贵无缘也就不堪大用。有如笔者当别人都千方百计的搞文凭、跑官时、却喜欢园林绿化让大家的生活环境搞得美点,一个偶然的机会注定了我后半生搅和在花与草之中;89年省局为了提升底层绿化面貌决定与西安园林学校联办园林专业班,通知到局里劳资科拿不定让谁去,这时我毛遂自荐去请缨、劳资科居然答应并下了通知,通知到处部、主任像丈二的和尚摸不清来龙去脉大为脑火,但又扭不过牛脾气的劳资科长李毅成只好放行;在捞取文凭的大潮中选择攻读园林学业,当年有朋友讥笑说你咋学哪?他淡然回答人各有爱。在西安学习园林绿化一年、我读完园林学校十二门课程、跑遍了西安大大小小公园、拍摄西安所有环境绿化先进单位的景点、在四十多人的年轻人成堆的班里我这个老班长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回到单位在领导支持下我对局大院、福利区、办公区进行大刀阔斧地改造,对四十多所变电站、十几个保线站环境进行细化改造、我始终坚持我行我素的做事风格,自己动手、自己设计、自己施工,使局里的面貌焕然一新。

 我们局多年来一直是渭南市绿化先进单位、我个人被选为渭南花协理事、我的盆景根雕多次在市上展出获奖。在我管理局绿化的十年,局里自有温室一座常年供局办公楼摆花、有自种植苗圃基地、职工培育的冬青自给自足,也算尽了绵薄之力、干了点有益于人民的好事。

 

 回首在渭南这些年我活的很充实,四十几年来,我凭着踏实肯干的精神,靠着刻苦钻研的劲头大展拳脚,真是走到那到那、干一行爱一行;渭河两岸留下我的足迹,秦岭山脉洒过他的汗水;我多次被单位评为先进个人、优秀团干部;我年轻时一直活跃在局里宣传口,我的许多文章常发表在行业及地方报纸上;四十年过去了,局里许多人提起我都说是:干啥成啥是个能人、好人、实诚人几十年的汗水与心血换来如此口碑令人欣慰。更令我宽慰的是在渭南我遇到了我的老伴王文秀,我爱人王文秀大荔县伯士人,父亲王平是乡医院院长、家境富庶兄妹姐弟和睦;退休前在市建筑机械厂医务所任药剂师、中共党员、任劳任怨、多才多艺、为人谦卑,堪称贤妻良母的典范;她倾尽全心相夫教子,给我及家庭带来温暖、带来幸福,我的一生所有的成就离不开她的鼎力扶持,我发自内心道一句:你是我来渭南淘到最珍贵的宝。

     退休以后有了闲余时间,我多了一份怀旧及报恩的念头、我想利用这些空间做点有益于家乡、有心于亲友的好事,我运用网络传媒撰写宣传蓝田的短文,我把自己写的快板《山川秀美数蓝田》原件邮给蓝田县办公室,县上专门制作成视频发表在网上;我感恩父母对我的养育之情,我坚持十几年研究父亲的抗战史,前前后后翻阅大量的情资、走访了许多知情的朋友;努力了总算有些成果,首先淘清了父亲抗战历程中详实的细节、捋顺了许多历史节点的来龙去脉。 我的父亲臧志德1937年加入杨虎城部38军,参加过中条山战役、中原保卫战。坚持八年抗战,49年参加了长沙起义;我查了中央(8431)号专门杨虎城部三十八军平反的文件《关于确定原杨虎城部三十八军指战员参加革命工作时间的通知》指出:原杨虎城部三十八军是我党统一战线工作的一个典范。虽然形式上是国民党的编制,但实际上三十八军地下党组织是按照我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改造、建设部队的,广大指战员同日蒋进行了艰苦的斗争。文件明确了杨虎城部队的革命性质、从国家层面对原杨虎城部38军指战员给与予高度地确认。虽然我接触到这部文件已为时过晚了,父亲也在文件颁布后离世无法分享政策地款待,但我还是替他老人家感到宽慰,毕竟国家对他们奉献精神予以历史性的客观尊重;同时在抗战七十周年庆贺之际、为了体现一中原则、两岸发出互发纪念章信息,我抓到机会替父亲领到来自台湾的抗战纪念章,在此感谢十七路军研究会及所有的朋友对我的理解与支持;父亲是抗战英雄,当西安事变在全国掀起的抗日热潮时,一个农村孩子凭着一股虎劲投军到杨虎城部,在腥风血雨岁月坚持抗战八年他的青春献给了国家,解放后分享和平成果了、他选择离开部队返乡;文革中反被误解饱受冤屈,当中央给部队发文平反确认时,在世的战友获得应得的待遇,他却遗憾地告别人世。他走的很坦然、也很知足,用他的话来诠释显得真实淡定:想起一起出去牺牲了的战友一生知足了。他是从陕西走出的千千万万个杨虎城部抗战老兵中的一员、他的一生在默默无闻中渡过,他的身后留下用铁血兵魂铸成的足迹、父亲是我们家族的骄傲、是我一生为人处世的楷模。

 

     人生如过往烟云瞬息而逝,暮然回首恰似一场大戏的惟幕方徐徐拉开,我难以置信已步入老龄行列;青春真的好美、我妒忌青春,因为我的昨日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溜走无法追回;我眷恋青春、因为那火热般的情欲散发出难以抵制地诱惑、那样的单纯、那样的投入,那般无所顾忌,一切行为彷佛来的那么自然而纯朴,阴谋及利己此刻在青春的阳光下显得无地自容;青春真的好美、我讴歌青春、因为青春寄托着太多、太多的希望,那份追求梦想的虔诚之心、总是用真、善、美去感动社会,让一切无助与悲哀瞬间化作动力、我的人生从这里启程。

     人生到底是什么?这个话题我探讨了一生,回过头来仍然感觉是个无休止的话题,如果要我给出一个的答案那就是:每个人的人生要靠自己扎实的脚步去量、用自己的多磨的阅历去诠释;我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此生没有干出惊天动地的大事、也没有为儿孙后代留下金山银屋,我用坦坦荡荡地做人、踏踏实实地行走,一步一步踩下扎实无愧于社会的足印,这些抹不去的记忆才是我留给后世的财富;人生哪能多如意,万事只求半称心。过往的岁月总会留给人难于取舍的遗憾,人生在世有些琐事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幸撞得上,我感谢上苍对我的眷顾、这一世我在饱经风霜中渡过、真的没白活,知足者常乐吧!感恩今世所有的亲人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